恍惚文章 第3页

闲话:大人们要学会跟小孩们对话

老痛 发布于 2010-09-06

灰蝶看上去是没有母爱的动物,她会将刚产下的幼虫丢弃在龙胆科植物上。而幼虫生存能力很强,它会吃一个星期的叶子,然后掉落在泥土里。由于身上的信息素起作用,它会被地上的蚂蚁们当做蚂蚁幼虫拖进蚁穴,并且给它食物,一直到它作茧自缚、破茧而出。它这一辈子没有“见”过它母亲。

西联农场 被安置到危房的老人需要的是爱

5

老痛 发布于 2010-08-09

我想,这两位老人需要的是爱吧。试问问,就算住进了新房子,没人关照他们的起居能行吗?可以想象,他们一定是孤独和落寞的。真心希望他们的家人先行动起来;也希望政府有关部门可以进行关照。

公务员限价房是超国民待遇

老痛 发布于 2010-06-23

  昨天到今天关于海口市专门为公务员在寸土寸金的西海岸建设6千多套限价房的新闻报道十分引人关注。    从网友的相关讨论来看,反方认为这种限价房是谋特权,正方认为公务员本来就应该提高待遇。问题就出在这个“待遇”上了。我是主张提高公务员待遇的。毕竟一个社会的高级服务阶层如果待遇过低...

国际旅游岛上的粒粒沙子

老痛 发布于 2010-06-10

  每次光着脚丫踩在亚龙湾的沙滩上,细细的、银灰色的沙子总是温柔的黏在脚上。后来我知道,这些沙子经过很多很多轮的筛选了,时不时会有人开着筛沙子的机器一路筛过,从里头筛出游人们留下的垃圾或者石块等杂物。在这个世界一流的海滩上,沙子必须足够细、足够干净。    在2008年奥运会的沙...

愚蠢的名字:丘海大道、东方巴黎以及吉阳镇

老痛 发布于 2010-04-30

  丘浚和海瑞是海南历史名人,名扬海内外。但是,他们很可怜,在诺大一个海口市,只能“共用”一条路:丘海大道。——我当年就死活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疏港大道”要改名为“丘海大道”。但是每次路过那里,都会觉得心底一阵凄凉:那些拿着刀笔的人,没文化啊。    再看看我们海南东方市的创举...

建公厕的事情,有这么重要吗?

老痛 发布于 2010-03-31

  最近这段时间,频频的看到省级领导、市级领导不断的提建公厕的事情。我不禁想问:一个屙屎拉尿的地方有这么重要吗?    当然,在问别人之前,我自己反省了一下:公厕这事,真的非常重要!(不好意思,我也标题党了。)    曾在网上看到过一篇文章,作者以调侃的笔法写道:海南某渔村如何如...

国际旅游岛的塔尖和塔底

老痛 发布于 2010-03-22

  邓小平规划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亿万人民的生活轨迹从此发生了巨大变化。虽然我那年才出生,但,我甚至认为现在能上网发帖,也有他的功劳。毫无疑问,他在塔尖,我在塔底。中间是大量的机构、人物在传承。    袁隆平提高了全国水稻产量,我能吃得上米饭,某种程度上要感谢他。毫无疑问,他在塔尖...

蚁族,失地农民或者无产非工人阶级

老痛 发布于 2009-12-15

最近人们除了热议《蜗居》,还在热议“蚁族”。 网上有这么一个解释:蚁族,是指受过高等教育,平均月收入低于两千元,九成属于“80后”一代,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而其中大多来自农村和县级市,家庭收入较低,没有父辈的“人脉”和“硬关系”,完全靠自己奋斗…… 按照廉思主编的《蚁...

从养生堂到农夫山泉 斩不断的“海南情份”

1

老痛 发布于 2009-12-14

农夫山泉与海南的恩仇录:农夫山泉在是养生堂公司的子公司。甚至在早期的产品盖子上,还有养生堂的商标。而其实,养生堂的发源地就在海南,至今很多产品仍由海南生产。海南养大了养生堂,养生堂制造了农夫山泉,海南这次又让它陷入砒霜门。

做惯了恶人 我们还能理解“善”吗?

老痛 发布于 2009-12-10

  今天一早看到QQ群里头在传播这段话:     用电脑的朋友注意了啊:具体时间是从20号开始 !!! 如果大家在使用电脑的时候系统提示你所使用的微软产品是盗版软件等等,而且还会在右下角出现蓝色的小星星~~这是因为:由于美国最近要针对中国上诉WTO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微软正在为美国...

危险过坐公车乎

老痛 发布于 2009-10-23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文昌盛行一句口头禅:危险过踏脚车乎。意思是,比骑自行车都危险。可是在日常生活中,所谓危险并不多的,大家是常常拿来戏谑某种行为。比如,你要是说,去翻墙看电影。同学们可能笑着说这个都危险过踏脚车乎!      可是,为什么骑自行车就危险呢?其实这风格多少有些无...

谷歌:被强烈谴责的“互联网公器”

老痛 发布于 2009-09-16

  昨天在QQ群里听说谷歌因为传播淫秽色情内容被谴责了,早上看手机报时又再次看到。在网上找了一下原委,原来是在这里:http://net.china.com.cn/qzl/txt/2009-06/18/content_2971360.ht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居然以谴责的方...

个人隐私权的限度在哪里

老痛 发布于 2009-06-05

  今天看新闻,据称“美国联邦地方法院法官沃恩·沃克尔(Vaughn Walker)今天(应该是6月4日)裁定,国会已通过相关法律,在没有得到法庭允许的情况下,AT&T等电信公司向政府提供客户的电话和电子邮件信息不触犯隐私法规,不能因此受到起诉。”    在中国,司法机构...

用vista的是什么人?是老头?

1

老痛 发布于 2009-06-02

  我用的是64位的Vista Business系统,那天无意中点了一下“升级”,结果就进到了这样的一个页面。   嗯,我第一眼看到这个老头的时候,我居然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身上,而没有再去注意周边的文字链接、提示等等。可见,当时这个老头还是给了我一些震动的。因为这种“高科技”的场...

海南品牌乱写本:嘉艺坊生产的“阿扁”糕点

1

老痛 发布于 2009-05-23

在2009年5月23日,我去海甸岛三东路的嘉艺坊买蛋糕。发现该店有销售取名为“阿扁”的糕点(见下图)。该糕点确实很扁,叫“阿扁”也没错。但是,凡是关注一点时政新闻的,都知道“阿扁”是台湾“领羞”陈水扁的称呼,也体现了民众对其蔑视与笑话。

互联网,难解的内容情结

3

老痛 发布于 2009-05-07

  人们把编辑产生内容的方式称为web1.0,把用户产生内容(UGC)模式称为web2.0。虽说现在web2.0已经如火如荼,但是,在互联网上,内容情结仍处处可见,尤其是经过加工的内容仍然十分有市场。   先看看我们最熟悉的:QQ迷你首页   包括时不时在屏幕右下方弹出的新闻快报...

国外出现山寨版的QQ?

2

老痛 发布于 2009-04-09

  因为经常要在不同的办公室开会,所以,电脑也就不停的换网络。因此,QQ老是弹出这样的窗口,觉得还真有点烦。   言归正传,尽头,斯人林在QQ上发给我一个链接,说这个网站的结构很好。我就去看了一下,确实是不错,有兴趣的可以看看:http://www.ibibo.com/ ;而非常...

还博客一个安静的空间

老痛 发布于 2009-03-12

  博客,weblog,其主要形式是以时间为线索来记述。目前的博主们使用博客,一般是作为:1、个人媒体,表达思想观点,甚至有特殊主题;2、个人展现平台,写些生活随想,放些“生活流”类的内容;3、作为“群博客”,一群有共同偏好的人发表观点;4、有些写手拿来作为小说等体裁文章的连载。...

小议“精卫填海”

老痛 发布于 2009-03-09

  说起精卫填海,可能要先从“海”字说起。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中外的神话传说中,除了神创论很类似之外,还有一个类似的灾难传说:洪水。西方的诺亚方舟说的是洪水,中国的精卫填海其实也是为了治水。    但是我们想想,在过去那个年代,人们还生活中蛮荒之中,发一场洪水不会摧毁什...

人肉搜索——网络之上有神灵

老痛 发布于 2009-01-20

早期关于人肉搜索的评论已经很多了,CCTV也做过专题。对于反对人肉搜索的人来说,他们认为人肉搜索是网络暴力,人肉搜索是侵犯隐私。而对于广大支持者、参与者来说,人肉搜索简直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惩恶扬善。老人有说:头顶三尺有神灵;人肉搜索的粉丝们则似乎想说:网络之上有神灵,坏人们...

海南成了网络骗子的沃土!

1

老痛 发布于 2008-11-17

先给大家看个图: QQ是众多网友日常使用的工具,而近几年来,也为骗子所利用。2006年至今的一些新闻报道显示:大部分骗子留的电话是海南的电话,一般会故意将0898拆分成089-8,而所使用的电话号码,大部分是三亚的小灵通号码。 在今年以来,就有多起冒充天涯社区进行诈骗的事件,他们...

3000万元,文昌的欢乐新装

2

老痛 发布于 2008-11-12

我并不反对对立面进行改造,更不反对环境卫生的整治。毕竟是一次对世人展示自己的机会,花钱装扮一下自己,应该的。我只是反对如此“临时抱佛脚”,可能是粗糙的工程。

夸夸海南电视台

1

老痛 发布于 2008-11-03

我一般的习惯是这样的:如果回家早,就先看《直播海南》,接着可能会看一点海南电视台的电视剧或者忙别的事情。到21:30时,我会选着看海南电视台4套或者3套,因为有电影节目。如果是周末,我会看《海南一家亲》。最近也常看《鹩哥》、《脱口而出--歌唱祖国》,或者看《呀喏嗒嘀》。

当百年“文中”遭遇欢乐节

老痛 发布于 2008-10-31

  10月29日,文昌中学发出了“百年校庆庆典时间更改公告”。公告中称:由于今年海南省欢乐节将于2008年11月16—18日举行,主会场设在文昌市。为了方便各位领导、海外侨亲、港澳台同胞以及各位嘉宾、校友共襄盛典,经慎重研究,现决定把原拟定于2008月11月23日举行文昌中学百年...

百年斑驳,三味清风——祝贺文中百年校庆

老痛 发布于 2008-10-09

  今年11月,我的母校文昌中学将迎来百年校庆,黄有宝、李经柳两位老师嘱咐我写一篇关于母校的文章,我却迟迟难以下笔。我是一个不怎么记忆往事的人,因为我一直忙着赶路,很少有空回头看。又或者说,我像是一头在赶路的驴,在重压之下不断向前,当有闲回头看时,只见影影绰绰,不那么真切了;只是...

小孩子别吃鸡爪!听话!

1

老痛 发布于 2008-08-07

  某天某父母正好心情不好,回到家时正好看到小孩用脏脏的手在啃鸡爪,于是生气的说:“小孩子别吃鸡爪!”小孩用无辜的眼神看着父母,父母的心又有点软了,语气和蔼下来,说:“吃鸡爪会让你写字也像鸡抓的一样歪歪扭扭的。”当天晚上,这小孩躺在床上想:快点长大吧,长大了能吃鸡爪!    以上...

马来西亚首相署:“不能引述网络上的消息……”

1

老痛 发布于 2008-08-05

  今天在今日大马网站上看到马来西亚首相再婚、诸多媒体刊登祝贺广告的消息。原文说,按照首相署召开的媒体见面会,要求本次婚事各媒体不能刊登祝贺广告,但是还是有很多报刊都刊登了。文中说:媒体界人士指出,虽然不能公然地承接外界的贺词广告,但是媒体集团本身、媒体集团东主、还有政治人物,却...

是谁想推史玉柱?

1

老痛 发布于 2008-08-05

现下,各种网络推手不少,常常能在某些文章中看出些端倪来。今天,我习惯性的看看这两天关于天涯社区的新闻。看到了一篇光明网上的《网友曝黑幕 征途只是史玉柱的洗黑钱工具》,地址:http://www.gmw.cn/content/2008-06/01/content_783985.ht...

新闻网站成了的农产品?

1

老痛 发布于 2008-08-05

曾有三年时间,我做南海网的新闻总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最早的海南日报网络版,变成了一个综合新闻门户。那是一段甜美的岁月:如同牵着一个小孩的手,“他”在不断长大。而同时,那也是一段艰苦的岁月:如同农民一样,起早贪黑的耕耘着。 先说说这“起早贪黑”吧。当时,我们分早班、日班和夜班...

猫扑网被冒名者严重地撞了一下腰

2

老痛 发布于 2008-03-20

北京从昨夜下雨到今早,车实在是太堵了。本来嘛,出差,也不必这么着急的。但是今天一大早,听说了广电总局警告土豆网的消息,看来网络视频的管理开始了更实质性的一步,我很想知道公告的全文。 在手机上大概搜索了一下,却更有一个令我震惊的,这被责令停止视听节目服务的网站名单里头居然还有猫扑视...

艳照门下的互联网:法律不周全,道德价更高

1

老痛 发布于 2008-02-21

  近一个月以来,不关注艳照门事件的网站几乎是没有的,连某个“×症信息网”这样的健康网站,在艳照门事情上大搞特搞;某些门户网站开了新闻专题,甚至连到北方网这样的党网,也开了艳照门专题。    有人总结说:通过艳照门事件,天涯奠定了中文论坛老大的位置;又有人总结说是“南高登,北天涯...

赵本山背个死尸来给我们贺岁!

老痛 发布于 2007-01-30

  “落叶规根”是中国人乡土观念的写照,也是一种信念。对于年轻人来说,可能没什么感觉;但对于年老者——即将掉下的叶子——来说,能和养育自己的根须在一起,是最大的幸福。    《落叶归根》这部电影在宣传中说是“贺岁片”、“黑色幽默”。没看之前,对这二者似乎没啥感觉,看了以后忽然想到...

互联星空四宗罪

1

老痛 发布于 2006-11-02

  根据中国电信官方文件的说明,“互联星空”是中国电信开放自身的用户、网络、应用支撑平台、营销渠道、客户服务和宣传渠道等优势资源,通过与内容/应用服务提供商(SP)的广泛合作,聚合SP的内容和应用,为所有互联网用户提供内容和应用服务的平台。普通用户可以通过互联星空可以享受到互联网...

美国政府是如何操控新闻界的

老痛 发布于 2006-02-15

  美国民主之父杰斐逊说过:“民意是我们政府的基础。所以我们先于一切的目标是维护这一权利。如果由我来决定,我们是要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没有政府的报纸,我将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这段语录被美国新闻界作为标准的范文不断地复制出来,高悬于各报社的墙上。美国一直以自己的新闻自由为傲。但...

爱情哲学:淡然对待爱情

老痛 发布于 2005-10-11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指出,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形式并不是产生真正爱情的标志,它最早形成的基础不是自然条件,乃是经济条件,是男子为确定继承权的手段。恩格斯说:“现代的性爱,同单纯的性欲、同古代的爱是根本不同的。第一,它是以所爱者的互爱为前提;……第二,性爱常常...

年,是个凶猛的野兽

老痛 发布于 2005-01-19

  小时候,十分盼望过年,家人团聚、撰写对联、鸣放爆竹、新衣新帽和大鱼大肉等是那么令我们期待。那时候我们掰着手指算寒假,就等着那春节热闹的十几天。现在再看看,从大人到小孩都少了这种情怀了,年味越来越淡。    传说,“年”是一个野兽,形状有些像牛(估计是先人看这文字上有些像),但...

我够黑了,但还要种点胡子

老痛 发布于 2004-12-25

  父母四十岁才生了我,相对于哥哥姐姐来说,我有些营养不良,所以长得快170CM的时候,就停止了。再加上长得黑、单眼皮等因素,十几年前我就明白我“帅”字基本无缘了。可是,时间过得快,影坛上多了个古天乐,又有个林峰,都挺黑的,并且是还有点发亮的那种。而原先青春的帅哥梁朝伟、刘德华,...

他举起手,周围就是一片欢呼

老痛 发布于 2004-12-03

  我不知道谁发明了“虚荣”这个词,反正我觉得荣誉总是有点虚。正如我默默地离开天涯社区主管的位置时,一些熟稔的网友来跟我道别,我心里挺激动、也挺受用,可回头一想,我不过曾经是天涯的一个管理者而已,天涯是网友造就的,我,也只是其中一员。    可不管怎么说,网上的这种精神交流中,许...

面朝大海——纪念吴春园君

老痛 发布于 2004-08-26

  去年的10月8日,我们几个人从海口赶去乐东,参加吴春园的葬礼。一路上,我接了无数个电话。电话来自四面八方,甚至许多人跟吴春园未曾谋面,不约而同的,我们在电话里都哭了。   真的太突然,两天时间,让我们这些人的心沉到了谷底。   “人生苦短恼恨愁长。得与失,给与取。宽恕也好忍辱...

窗边,有一种伤感

老痛 发布于 2004-04-07

  窗边  有一种伤感  如阳光透过茶杯  和水  投下茶叶浮动的影像  数不清的  数不清的  

我拿什么回报你,那六年的培育——贺文中校庆

老痛 发布于 2002-11-22

   题目有些肉麻,但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表达。     大概五六岁的时候,我有点小聪明,于是人们就开始说我以后要怎么怎么样。现在知道那些是恭维我父母的话,只是那时我从他们的言语中识得了两个字:文中。     我哥哥是文中毕业的,因为一些问题没能上大学,但是他的优秀远近闻名。他...

得胜沙繁荣的历史和尴尬的今天

老痛 发布于 2002-09-20

   相传在今海口市的得胜沙路一带,古称外沙。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倭寇 入犯海口,海府地区军民予以反击,经过激烈的战斗,最后得胜海贼于外沙, 故得名“得胜沙”。     几乎每个海南人都知道得胜沙,因为这里曾经是全省商品的集散地,曾是繁荣无比。而说到得胜沙的繁荣,就不能不说...

我们需不需要人力三轮车?

老痛 发布于 2002-09-18

   前两天看新闻,说是9800辆人力三轮车在海口拆卸销毁,9800这个数字着实让我惊讶。后来又看到一些后续报道,知道这销毁的只是海南人力三轮车中的一部分而已。于是我有一些感受和感想。     我很少坐人力三轮车,因为我觉得他们蹬得太辛苦。咱小时候也骑自行车,知道要带两个人是很累...

关注海南的企业:爱岛可不可以作经营理念?

老痛 发布于 2002-09-12

   一、海南二字有点凉意     过去的几年,是海南企业嬗变的几年,由于房地产泡沫的破灭,一些大公司重组或者仅剩下一个壳,小公司、皮包公司则更不用说了。看看海南曾经辉煌的一些企业如今的情况也可以了解一二。     新能源,曾是海南房地产业的一面旗帜,在海南可谓家喻户晓。原大股东...

在海口的这一年

老痛 发布于 2002-07-02

  去年的7月3日,我从几千里外的长春拖着沉重的行李和一颗沉重的心回到海口。八点多上岸,但是十点多我就到单位去报到,下午开始上班。一身的风尘只是用水洗了洗。时间过得真快,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是我在海口的第一年。      小时候,我有很多梦想。用我妈的话说是多心,什么都想。比如我...

海南,积极进行工业化吧~

老痛 发布于 2002-04-30

  今天看到一组统计数字,发现海南的工业化水平(从工业增加值、工业产品产量及产品销售率等方面来看)排全国倒数第三。倒数第一的是西藏,倒数第二的是青海。而海南工业的增长势头也是排在下游,那么也就是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省工业还会是很落后。     以前,海南曾经以房地产业为龙头产...

〖吃在海南〗吃茶、吃粉、吃饭

老痛 发布于 2002-04-21

  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寄读在姑妈家。那里是一个靠近文昌县城的小镇。跟海南许多地方一样,这里最多就是茶粉店。我姑妈家的隔壁就是一家茶店。每天凌晨4、5点钟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忙碌,倒水的哗哗声、炸油条的滋滋声。到时候了,油条、包子的香味就会越过围墙,搅得我肚子咕咕叫。但是外面还...

[海口茶坊]公共汽车

老痛 发布于 2002-04-12

  早晨,我爬起床,就要奔向公车。在明珠广场前面的站点等205、206或者是36路,往金海岸奔去。有时候,公车很配合我的感受,真的是“奔”过去的,而有的时候,半个小时才到,我坐在那里生肝火。也没骂他们、揍他们的勇气。因为不敢反抗,所以只好闷闷的“享受”了。在公车上,我所能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