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文章 第3页

是谁想推史玉柱?

1

老痛 发布于 2008-08-05

现下,各种网络推手不少,常常能在某些文章中看出些端倪来。今天,我习惯性的看看这两天关于天涯社区的新闻。看到了一篇光明网上的《网友曝黑幕 征途只是史玉柱的洗黑钱工具》,地址:http://www.gmw.cn/content/2008-06/01/content_783985.ht...

新闻网站成了的农产品?

1

老痛 发布于 2008-08-05

曾有三年时间,我做南海网的新闻总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最早的海南日报网络版,变成了一个综合新闻门户。那是一段甜美的岁月:如同牵着一个小孩的手,“他”在不断长大。而同时,那也是一段艰苦的岁月:如同农民一样,起早贪黑的耕耘着。 先说说这“起早贪黑”吧。当时,我们分早班、日班和夜班...

猫扑网被冒名者严重地撞了一下腰

2

老痛 发布于 2008-03-20

北京从昨夜下雨到今早,车实在是太堵了。本来嘛,出差,也不必这么着急的。但是今天一大早,听说了广电总局警告土豆网的消息,看来网络视频的管理开始了更实质性的一步,我很想知道公告的全文。 在手机上大概搜索了一下,却更有一个令我震惊的,这被责令停止视听节目服务的网站名单里头居然还有猫扑视...

艳照门下的互联网:法律不周全,道德价更高

1

老痛 发布于 2008-02-21

  近一个月以来,不关注艳照门事件的网站几乎是没有的,连某个“×症信息网”这样的健康网站,在艳照门事情上大搞特搞;某些门户网站开了新闻专题,甚至连到北方网这样的党网,也开了艳照门专题。    有人总结说:通过艳照门事件,天涯奠定了中文论坛老大的位置;又有人总结说是“南高登,北天涯...

赵本山背个死尸来给我们贺岁!

老痛 发布于 2007-01-30

  “落叶规根”是中国人乡土观念的写照,也是一种信念。对于年轻人来说,可能没什么感觉;但对于年老者——即将掉下的叶子——来说,能和养育自己的根须在一起,是最大的幸福。    《落叶归根》这部电影在宣传中说是“贺岁片”、“黑色幽默”。没看之前,对这二者似乎没啥感觉,看了以后忽然想到...

互联星空四宗罪

1

老痛 发布于 2006-11-02

  根据中国电信官方文件的说明,“互联星空”是中国电信开放自身的用户、网络、应用支撑平台、营销渠道、客户服务和宣传渠道等优势资源,通过与内容/应用服务提供商(SP)的广泛合作,聚合SP的内容和应用,为所有互联网用户提供内容和应用服务的平台。普通用户可以通过互联星空可以享受到互联网...

美国政府是如何操控新闻界的

老痛 发布于 2006-02-15

  美国民主之父杰斐逊说过:“民意是我们政府的基础。所以我们先于一切的目标是维护这一权利。如果由我来决定,我们是要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没有政府的报纸,我将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这段语录被美国新闻界作为标准的范文不断地复制出来,高悬于各报社的墙上。美国一直以自己的新闻自由为傲。但...

爱情哲学:淡然对待爱情

老痛 发布于 2005-10-11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指出,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形式并不是产生真正爱情的标志,它最早形成的基础不是自然条件,乃是经济条件,是男子为确定继承权的手段。恩格斯说:“现代的性爱,同单纯的性欲、同古代的爱是根本不同的。第一,它是以所爱者的互爱为前提;……第二,性爱常常...

年,是个凶猛的野兽

老痛 发布于 2005-01-19

  小时候,十分盼望过年,家人团聚、撰写对联、鸣放爆竹、新衣新帽和大鱼大肉等是那么令我们期待。那时候我们掰着手指算寒假,就等着那春节热闹的十几天。现在再看看,从大人到小孩都少了这种情怀了,年味越来越淡。    传说,“年”是一个野兽,形状有些像牛(估计是先人看这文字上有些像),但...

我够黑了,但还要种点胡子

老痛 发布于 2004-12-25

  父母四十岁才生了我,相对于哥哥姐姐来说,我有些营养不良,所以长得快170CM的时候,就停止了。再加上长得黑、单眼皮等因素,十几年前我就明白我“帅”字基本无缘了。可是,时间过得快,影坛上多了个古天乐,又有个林峰,都挺黑的,并且是还有点发亮的那种。而原先青春的帅哥梁朝伟、刘德华,...

他举起手,周围就是一片欢呼

老痛 发布于 2004-12-03

  我不知道谁发明了“虚荣”这个词,反正我觉得荣誉总是有点虚。正如我默默地离开天涯社区主管的位置时,一些熟稔的网友来跟我道别,我心里挺激动、也挺受用,可回头一想,我不过曾经是天涯的一个管理者而已,天涯是网友造就的,我,也只是其中一员。    可不管怎么说,网上的这种精神交流中,许...

面朝大海——纪念吴春园君

老痛 发布于 2004-08-26

  去年的10月8日,我们几个人从海口赶去乐东,参加吴春园的葬礼。一路上,我接了无数个电话。电话来自四面八方,甚至许多人跟吴春园未曾谋面,不约而同的,我们在电话里都哭了。   真的太突然,两天时间,让我们这些人的心沉到了谷底。   “人生苦短恼恨愁长。得与失,给与取。宽恕也好忍辱...

窗边,有一种伤感

老痛 发布于 2004-04-07

  窗边  有一种伤感  如阳光透过茶杯  和水  投下茶叶浮动的影像  数不清的  数不清的  

我拿什么回报你,那六年的培育——贺文中校庆

老痛 发布于 2002-11-22

   题目有些肉麻,但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表达。     大概五六岁的时候,我有点小聪明,于是人们就开始说我以后要怎么怎么样。现在知道那些是恭维我父母的话,只是那时我从他们的言语中识得了两个字:文中。     我哥哥是文中毕业的,因为一些问题没能上大学,但是他的优秀远近闻名。他...

得胜沙繁荣的历史和尴尬的今天

老痛 发布于 2002-09-20

   相传在今海口市的得胜沙路一带,古称外沙。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倭寇 入犯海口,海府地区军民予以反击,经过激烈的战斗,最后得胜海贼于外沙, 故得名“得胜沙”。     几乎每个海南人都知道得胜沙,因为这里曾经是全省商品的集散地,曾是繁荣无比。而说到得胜沙的繁荣,就不能不说...

我们需不需要人力三轮车?

老痛 发布于 2002-09-18

   前两天看新闻,说是9800辆人力三轮车在海口拆卸销毁,9800这个数字着实让我惊讶。后来又看到一些后续报道,知道这销毁的只是海南人力三轮车中的一部分而已。于是我有一些感受和感想。     我很少坐人力三轮车,因为我觉得他们蹬得太辛苦。咱小时候也骑自行车,知道要带两个人是很累...

关注海南的企业:爱岛可不可以作经营理念?

老痛 发布于 2002-09-12

   一、海南二字有点凉意     过去的几年,是海南企业嬗变的几年,由于房地产泡沫的破灭,一些大公司重组或者仅剩下一个壳,小公司、皮包公司则更不用说了。看看海南曾经辉煌的一些企业如今的情况也可以了解一二。     新能源,曾是海南房地产业的一面旗帜,在海南可谓家喻户晓。原大股东...

在海口的这一年

老痛 发布于 2002-07-02

  去年的7月3日,我从几千里外的长春拖着沉重的行李和一颗沉重的心回到海口。八点多上岸,但是十点多我就到单位去报到,下午开始上班。一身的风尘只是用水洗了洗。时间过得真快,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是我在海口的第一年。      小时候,我有很多梦想。用我妈的话说是多心,什么都想。比如我...

海南,积极进行工业化吧~

老痛 发布于 2002-04-30

  今天看到一组统计数字,发现海南的工业化水平(从工业增加值、工业产品产量及产品销售率等方面来看)排全国倒数第三。倒数第一的是西藏,倒数第二的是青海。而海南工业的增长势头也是排在下游,那么也就是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我省工业还会是很落后。     以前,海南曾经以房地产业为龙头产...

〖吃在海南〗吃茶、吃粉、吃饭

老痛 发布于 2002-04-21

  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寄读在姑妈家。那里是一个靠近文昌县城的小镇。跟海南许多地方一样,这里最多就是茶粉店。我姑妈家的隔壁就是一家茶店。每天凌晨4、5点钟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忙碌,倒水的哗哗声、炸油条的滋滋声。到时候了,油条、包子的香味就会越过围墙,搅得我肚子咕咕叫。但是外面还...

[海口茶坊]公共汽车

老痛 发布于 2002-04-12

  早晨,我爬起床,就要奔向公车。在明珠广场前面的站点等205、206或者是36路,往金海岸奔去。有时候,公车很配合我的感受,真的是“奔”过去的,而有的时候,半个小时才到,我坐在那里生肝火。也没骂他们、揍他们的勇气。因为不敢反抗,所以只好闷闷的“享受”了。在公车上,我所能做的事情...

关于海南的互联网事业——我的网络思路

老痛 发布于 2002-03-26

1998年的时候,我成了internet上的一个菜鸟。记得那个时候学校图书馆装了校园网,可以免费上网,但是要站着上。并且,那个时候速度奇慢无比。当时好像还没有OICQ这个令无数中国人为之倾倒的东东,而ICQ这个外国东西一点都不亲善,所以我那时候只知道email。站得脚跟发麻,只为...

海南的经济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内容没这么枯燥)

老痛 发布于 2002-03-07

  昨天回家,到了东站,一个肤色有点黑的小伙子向我走过来,不住的问我去哪里,说是不是去三亚、琼海。——我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打扮:上身衬衫,下着西裤,戴一副黑边眼镜;昨天天气有点凉,我还穿了件黑色的外套,然后规规矩距的拿着包。我现在想想我可能真的不是很象海南的年轻人。——那个小伙子...

碧绿深处的家园

老痛 发布于 2001-07-14

   早上闹钟响的时候下大雨了。看屏幕时间过长、休息不够的眼睛干脆就没有睁开,只是听着雨点打着窗台,在想着要不要回家。海口下这么大的雨,文昌肯定也在下雨吧?这么大的雨,那个红土路肯定是很烦人,也不知道有没有车回去?叫谁骑车到大致坡接我?……妈应该想我了,虽然我上次打电话回去她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