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海南人眼中的以色列

声明:本文仅为个人化表达,无不良导向,看看就好

提示:本文5500多字,可以先收藏,再细读。欢迎交流。

2018年5月7日—13 日,我在以色列,去了特拉维夫、耶路撒冷这两个主要城市,去了不少农村,也去了巴勒斯坦所控制的区域。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加沙地区武装爆发战争的这段时间,我就常能回想起那几天的经历。

不过,以色列是一个让人一言难尽的地方。

一、独特的“出入境”

2018年5月1日起,经国务院批准,海南省实施59国人员入境旅游免签政策,这是进一步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举措。这个政策让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尼等等各国的海南华侨返乡省亲方便了许多。

也在那年的5月7日,我从特拉维夫入境以色列,感觉比较有意思的是:其官方没有在护照上盖入境章,却是发了一张以色列边境管理的卡片

也就是说,在我的护照上是看不到我曾经入境以色列的。为什么这么操作呢?那是因为以色列由于政治、宗教等原因,其地位比较特殊,在出入境上也就执行着独特的管理方式。

今年5月,我接待从马来西亚返乡的堂叔时,除了聊一下海南的免签政策,还聊了他去过的众多国家。他给我看他护照上的一句话:“This passport is valid for all countries except Israel”。(翻译是:“本护照适用于除以色列以外的所有国家”。)

“本护照适用于除以色列以外的所有国家”!真的是直接、干脆、坚决、不留情面。——马来西亚超过60%的人口是穆斯林,可以理解。

还有更狠的:伊朗、叙利亚、黎巴嫩、沙特阿拉伯、利比亚、也门和苏丹等国家甚至拒绝有以色列有效或过期签证和入境章的护照持有人入境。——他们之间矛盾频发、多次擦枪走火,也可以理解。

也就是说,在我的护照上是看不到我曾经入境以色列的。这能避免不少麻烦。

这也是以色列为了照顾外国访客所执行的政策。

当然,我认识的一些以色列商务人士,实际上有多国国籍,根据不同情况来使用不同护照。

这样的出入境管理显得很务实,也很“灵活”!

二、“世俗人”难以理解的思想之源

我是一个特别世俗的人。虽然我从小特别喜欢研究信仰文化。

在去以色列之前,我去过国内外非常多的寺庙、道观、教堂和清真寺等。

1997年冬天,我到长春市的“般若寺”敲门,一个和尚开了门缝,我问他:般若何解。他说:般若是智慧,智慧是佛。——到2013年,我借鉴了美国人的一句话“我不能证明上帝存在,就像你不能证明上帝不存在”,我说“如果佛就是智慧,我就信佛;如果佛是偶像,那我就不信佛”。

还是1997年寒冬,我去了哈尔滨的索菲亚教堂,大雪纷飞中,听着教堂的音乐,那时觉得基督徒真的是擅长烘托氛围,并且整得很时尚。那时我国的圣诞节等源于基督教的文化还不是那么流行,但不得不说,基督教很“入世”,擅长经营。

2014年我去泰国清迈,跟朋友几乎是逢庙必入,借着花钱“涂金箔”的机会,用手触摸了多个坐化和尚的真身,那时仿佛明白了什么是“修炼”。

2017年到新加坡,去印度小镇上参观体验了一下印度庙。印度庙的外观上面就有许多雕像,给人一种佛教中的“恐怖”之感。

后来去马来西亚、印尼等地,那是穆斯林文化为主流的地方,感叹于他们的行为规范,对他们的一夫多妻制觉得很有意思……

我的世俗,体现在经常将宗教经典看成行为规范+心灵鸡汤,而我在日常中并不排斥。如果要从思想上谈一下的话,我认为所有的规矩和良言,在人类社会当中都一定有(或者有过)积极作用

扯远了,说回以色列。我当时是从北京飞特拉维夫的,从下飞机开始,就能感受到犹太教文化的沧桑与神圣。在这种氛围中,我不自觉地沉默了下来——学习心态来了。

以色列,不仅是犹太人的国家,同时也是犹太教的国家(虽然仍有二十多个国家不承认其为国家)。

而犹太教,是西方宗教的主要渊源。(见下图,此图多有发布,图作者不详,感谢!)

这些宗教的详细资料网上很多,我用比较“白”的话简单总结一下吧:

1、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认为人类困苦、或有原罪,相信上帝是造物主、救世主,并且会救赎人类、将人类带往天堂。但,犹太教最为“狭隘”,认为只有犹太民族才是上帝所选的民族。而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均去除了“民族性”,所以规模大得多。

2、犹太教、伊斯兰教均不相信上帝或者上帝的儿子曾经来过人间;于是,犹太教尊重亚伯拉罕、摩西等先知,但不认可耶稣基督;而伊斯兰教认为亚伯拉罕、摩西、耶稣等只是先知,不是救世主,认为默罕默德是最后一位先知。

3、《旧约》和《新约》组成了基督教的《圣经》,但,《旧约》又来源于犹太教,是上帝和犹太人的约定;而《新约》则是上帝和耶稣的约定、超出了犹太民族这个范畴。伊斯兰教发展晚于犹太教和基督教,所以其《古兰经》借鉴了《旧约》和《新约》,但不信奉耶稣。

4、各个不同宗教有不同的仪式、行为规范,也有着不同的运营模式。但是,由于这三个宗教的“同源性”,所以,位于原巴勒斯坦地区的城市耶路撒冷就是这三大宗教的共同圣地。

以上这些就决定了当今以色列乃至中东地区的局面没法简单处置。

(△ 耶路撒冷著名的“哭墙”)

我作为一个“世俗之人”,虽说稍微能理解一些这当中弯弯绕,但是,终归无法感同身受。

人的精神世界很微妙,再加上每个人都在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所以会碰撞出一些独特的东西。

比如我们很多人进寺庙烧香,进道观也烧香,喜欢“多神教”。而我们海南人除了华南地区常见的妈祖信仰、冼夫人信仰之外,也“造出”了一个更小范围流行的“海神”——水尾圣娘。水尾圣娘,又称南天夫人、水尾云感圣旨莫氏夫人、南天闪电感应火雷水尾圣娘,是海南本土的海神,始创于文昌,在海口、琼海等地流行,并被海南移民带入海外琼籍华人聚居区。

我爸在文昌老家烧香祭拜时有一段祭文中就有“南天闪电感应火雷水尾圣娘”,其在海外的英文名叫“Goddess Shui Wei”,泰语叫“Chao Mae Thapthim”。虽然很国际化,却始终翻译不出“南天闪电感应火雷水尾圣娘”这样的震撼感来。

想必,犹太人也很难理解我们这样的精神世界。——其实哪怕是犹太教内部,也分化出很多个不同派别的。所以,还是相互包容吧。

三、犹太人的“聪明”和“有钱”

作为一个海南人,曾在内地求学,也常在各地出差,我就会真切的感觉自己不够聪明,反应不够敏捷。这大概是我们海南人的一个普遍感受吧,毕竟相比中原、江浙、川渝、陕西、湘鄂赣等地,海南的文化教育事业起步较晚,大的氛围较欠缺。要说海南人中出类拔萃的也有少,但是从整体上看还是弱一些。——这是我个人感受。

(△ 2018年我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边境)

以色列目前所管辖的领土大约是2.2万平方公里,约为海南岛面积的62%大小。目前约有970万人口,比海南省常住人口略少。但是,以色列是发达国家,该国2022年GDP达5220亿美元,按当年汇率算约为3.5万亿人民币。接近海南省6818亿GDP的6倍。

如果按照结果论,就是以色列确实厉害,犹太人足够聪明。

根据公开数据,共有13位诺贝尔奖得主是以色列国人。而分布在全球的犹太人人总共获得162枚诺贝尔奖,约占诺奖总数的20%。

早些年的数据(没有查到最新数据)显示:

以色列出产的学术论文数量就人口来算也是全世界最高的,平均10,000人里有109篇。以色列的专利权申请档案数量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

在研究和开发(R&D)花费指数上,以色列是第三高的国家,在科技准备(产业界在R&D上的花费、科研社群的创造力、个人电脑和网络覆盖率)上则是第八,在科技创新上是第十一,高科技出口总额上是第十六。

以色列在软件开发、通信、和生命科学上都是世界顶尖的国家之一,被称为是第二个硅谷。再加上,以色列的风险投资非常活跃,在罗斯柴尔德大道周边1平方英里的土地上,就塞进600多家大大小小的新创公司。所以除了美国与加拿大以外,以色列有着全世界最多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

据说目前中国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为152家,以色列则超过300家。

从这些方面看,以色列这个国家将犹太人的聪明发挥了出来,也完美地显示了“聪明人更能挣钱”。

(△以色列中心城市特拉维夫的高楼大厦)

走在特拉维夫的街头,高楼大厦不少,显得相当现代化。很难想象,他们的信仰那么的古老,而经济却十分现代化。

我在以色列的时候,跟当地人交流时,他们说以色列特别注重教育,孩子们从小就要诵读犹太教的希伯来语经典,识字、识理就这么开始了。

而我这一代海南人,上中小学时老师用海南话授课,可是海南话却没有“经典著作”,导致我们很多同学事实上没有形成用国语进行思考的习惯,在表达时甚至还需要一个“转换”的过程。这可能也是导致我们思维不够敏捷的另外一个原因。

说个题外话,一个马来西亚的出租车司机曾给我说,他是海南人的后代,会马来语、华语、英语、闽南语、粤语和海南话。我就说他太厉害了!结果他跟我说,其实没用,没有一种语言是能非常精通的,更别说“文采”了。

四、艰难环境下的“坚韧”

根据圣经旧约所述:“以色列人必回归。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将分散在万民中的以色列家招聚回来,向他们在列邦人眼前显为圣的时候,他们就在我赐给我仆人雅各之地,仍然居住。他们要在这地上安然居住。我向四围恨恶他们的众人施行审判以后,他们要盖造房屋,栽种葡萄园,安危居住。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他们的神。”以色列在被灭国2554年后、趁着全世界人民对犹太人的恻隐之心,于1948年复国,当时总共才65万人的以色列甚至神奇的打赢了四周阿拉伯人的联军,赢了第一次中东战争,占领了更多国土。随后的几次中东战争,都让以色列地位越来越稳固。

犹太复国主义者掌握着以色列的政治,从他们以“上帝应许之地”为由重回巴勒斯坦地区“复国”开始,他们不断抢占原本由巴勒斯坦人已经占有上千年的土地,矛盾冲突就没有停止过。但终归是以色列军力更强大,巴勒斯坦人的地盘逐步被占领、分割,被誉为“露天监狱”的巴勒斯坦加沙地区就是这么形成的。在2017年年底,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计划将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这事当时闹得挺凶。毕竟耶路撒冷也是巴勒斯坦人的首都!

在耶路撒冷的街头,当时可以看到大幅广告:Trump is friend of Zion(特朗普是锡安的朋友,锡安原为当地山名,常常也泛指耶路撒冷)。当我5月13日回到国内不久,就看到新闻,美国大使馆迁移到耶路撒冷引发多处抗议游行并导致了加沙地区冲突,死伤2千多人。

可以说,耶路撒冷这座“国际城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均将其“定为”首都),是宗教、政治纷争的一大焦点。

耶路撒冷面积并不大,只有126平方公里,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是三大宗教的圣城,著名的景点有犹太教的哭墙、圣殿山、穆斯林的圆顶清真寺、阿克萨清真寺以及基督教的圣墓教堂和苦路。我全都走了一遍。

有学者认为,宗教起源于痛苦、恐惧和疑惑。每一种成熟的宗教,都有着可以自圆其说的世界观与方法论。它们在耶路撒冷都留下了重重的痕迹。耶路撒冷街上的建筑主色调和沙漠的颜色很接近,看着就有一种沧桑、苍凉之感。后来有人跟我证实,早些年耶路撒冷的建筑会使用沙漠中的沉积岩来做材料,所以成为了一种色调上的传统。

而确实,以色列国土中的一半是沙漠。

在这样的沙漠中,以色列人创造了惊人的产值。——除了其国家背后的“金主爸爸”们足够给力之外,也离不开犹太人的聪明和坚韧。

(△ 公路边上的沙漠景色)

根据数据,以色列年降雨量低于300毫米的地方占到三分之二,我们海南有时候几天的降雨量就超过他们全年了。而以色列除了加利利海(湖泊)之外,也没有太多地方可以储存淡水。于是以色列为了统一调度和管理水资源,就干脆利用管道、管网将全国的淡水资源进行了统一管理。以色列人还发明了对世界农业影响深远的“滴灌”技术。以色列人在荒漠里建设了一个个绿洲,种蔬菜、水果、养奶牛、养蜜蜂……其农产品不光养活了自己国民,并且供应到欧洲的餐桌。占以色列人口不到2%的农业从业人员(约12万人)供给了全国95%以上的食物,换言之,以色列1个农民就可以养活近500人。——当然,在那种环境下可能也是被逼出来的。以色列人说他们的农业,5%靠耕种,95%靠科技。

(△ 荒漠中的绿洲)

相比之下,海南岛几乎满眼都是绿色,空气湿润、阳光充足,看上去插根筷子都能发芽。可能我们太“靠天”了,反而效率不高。

五、忧患与安乐

谁都渴望安乐,但是忧患意识却各有不同。

犹太民族算是多灾多难了,可能因为他们太“聪明”、太“有钱”。在全世界范围看,犹太裔“聪明人”有:伟大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航天航天奇才冯·卡门、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氢弹之父泰勒、全能物理学家朗道、计算机之父诺依曼等等,“有钱人”有:富豪背后的富豪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金额大额索罗斯、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Meta的扎克伯格、谷歌的两个创始人佩奇和布林等等。

这些人几乎是在塔尖上的人物了。

不过中国有古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可能也是犹太族裔之“忧患”的来源。

(△ 我2018年2月收到的贺卡)

相比之下,我们海南人的忧患意识最早主要来源于“岛民意识”,比如面对难以征服的海洋、面对近海贫瘠的土地、面对子孙未来的艰辛时……

而海南人的安乐却也因此而简单,丰衣足食、幼有所学、老有所养、上升通道顺畅等,就能迅速带来满足感。

因为我们都是世俗之人。哪怕我们在佛前许愿,也依然知道生活总归在付出努力之后会有回报。

但是以色列人就不一样。他们所面临的环境确实复杂,他们在文化上的诉求也确实清晰而执着,他们也确实被某些人所裹挟着往前走。

又因为他们的聪明与富有,有一些举措让人感觉好像不是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精神世界的事,复杂至极。

思来想去,我还是觉得作为中国人比较简单。由于我们足够世俗,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欢迎我们。记得当时从以色列控制区域进入巴勒斯坦控制区域时,有荷枪军警进行边境检查,看到中国面孔、中国护照就很放心。在他们的商业区,老板们大大方方介绍着来自中国的小商品、箱包;还有个老板会说一些中文,他说他常去中国进货。坐下来,我们也大大方方吃着跟新疆差不多的烤馕,品味着异域风情。

老痛(黄循鑫)  于   海口·紫贝山房

2023.11.28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一个海南人眼中的以色列

相关文章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