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一赐乐业

△ 我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边境

2018年5月7日,经过10小时的飞行航程,时间往回调了5个小时,我们甘霖科技集团以色列农业深度考察团一行30多人落地特拉维夫。在随后的一周里,我们在举世闻名的3年一届的AGRITECH展览会上布展、参展、学习,并到相关的农业部门、农业企业、农业科技企业考察。在周末时我们也去到了游客必去的耶路撒冷、死海等地。这期间,我们看到了高大上又接地气的农业科技与实践成果,穿越了令人总能想起电视新闻的巴勒斯坦控制区甚至进去享受其美食,也望见了铁丝网另一边的约旦王国甚至收到那边的手机信号,当然也被耶路撒冷的宗教史、血泪史所震撼,在离境前的最后一天我们漂浮在死海上体会着不断干枯的海和被风蚀腐烂的石头。当我们刚刚回到国内,就看到新闻,以色列的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引发多处抗议游行并导致了加沙地区冲突,死伤2千多人。

在正文之前,我作为甘霖科技集团的工作人员,非常感谢以色列成都领事馆、感谢蓝天铭总领事及其他工作人员,感谢我们集团在以色列的农艺顾问马荣·索福先生,感谢领队周周同学,感谢我们所有的团员们一路上的友爱互助、其乐融融,严重的感谢以色列海燕旅行社的Helen——这位中华奇女子,她的周到服务、幽默让我们如沐春风,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渊博的历史知识、宗教知识、农业知识,更加逆天的是她对于这所有一切的冷静态度。以上感谢的话没有一个字是可以删掉的!因为他们是这篇文章的悟念源泉。

一、听闻已神往

我在1998年开始用ICQ,这个软件始创于1996年,创始人是当时未满30岁的以色列青年——可见其创新能力。在1998年这款软件被美国AOL公司4亿美元收购。不久,我就开始用OICQ,当时号称Open ICQ,再后来改名QQ,并且成为中国超级(模仿)成功的软件。这不知算不算两国文化的一种交集?我因为工作关系才注意到ICQ诞生于以色列。在随后的时间里,我知道以色列的技术能力很强,被誉为“第二硅谷”,据投行的文章介绍,以色列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兴企业总数,超过欧洲的总和,也超过日本、韩国、中国、印度四国的总和。包括军事能力,新加坡的军事体系是在以色列帮助下完成的。

△ 在前几年,国际巨头在以色列的投资与并购。(来源于互联网)

而自从参与农业科技服务工作后,我更是经常关注以色列。此前曾看到日本人的评价:以色列犹太人给世界的两大贡献:圣经和滴灌技术。这个在荒漠上建立的小国,面积只有2.5万平方公里(比海南岛尚小1万平方公里),800多万人口,但是创造了农业科技与应用等方面的奇迹。以色列水资源的欠缺、土壤的贫瘠、气候条件的恶劣甚至可以让人绝望,但犹太人在这片“上帝的应许之地”上,以智慧和坚韧创造了荒漠变绿洲、海水淡化应用、创新科技发展的奇迹,成为了中东地区唯一一个发达国家。

当然更别说诺贝尔奖的历史上有超过20%的获奖者是犹太人,更别说著名的爱因斯坦、马克思、罗斯柴尔德家族都是犹太人……

当年看《辛德勒的名单》,虽然知识储备不够,但犹太人所经历的变态的大屠杀实在震撼了我。而在新闻中常常出现的“巴以冲突”或者谁谁又因为耶路撒冷要去干仗,作为与西方历史、宗教史交集不多的中国人估计都是不太明了的。我也非常疑惑为什么犹太人命运如此多舛,莫非圣经里的说辞真的是谶语,犹太人的苦难史迄今已经数千年。

据说以色列人是在中国唐朝崩塌之后的五代十国期间来到中国,并随着宋朝定都开封而长居繁衍。我自己曾经脑补过:可能之前流亡的犹太人,也听说了东方神奇国度的唐朝有多么繁华,他们跋涉而来,但是抵达时可能唐朝已经完蛋。以色列人在中国被称为“一赐乐业”人。确实听起来是音译,并且这个名字起得相当之高超:你赐我在这里生活,我一定乐于工作与奉献。是的,当时的中国皇帝赐给他们生活之地(类似办了移民吧)。

更久远的,上帝也给了他们应许之地——当今的以色列国。看上去“一赐乐业”似乎也是一句谶语,以色列人确实在兴业方面成果斐然。

二、相见尤倾心

5月8日,以色列成都领事馆邀请甘霖科技集团四川公司参加以色列独立日纪念活动。我们就想准备一份礼物让四川的同事送去。同事张晨给我建议,写一幅字吧,随后发来内容:听闻已倾慕,相见尤倾心。我稍微改成了“听闻已神往,相见尤倾心”。里面有“神”,有“尤”。当然更重要的是这句话源自于圣经约伯记: I have heard of Thee by the hearing of the ear: but now mine eye seeth Thee(thee,古语的you)。

首先得说,我喜欢了解各种宗教,但只是一个旁观者。所以我不会认为以色列、犹太人所创造的奇迹应验了神的谶语。

谶语,即迷信的人指事后应验的话。谶语文化一直在世间流行,就不多说了。根据圣经旧约所述:“以色列人必回归。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将分散在万民中的以色列家招聚回来,向他们在列邦人眼前显为圣的时候,他们就在我赐给我仆人雅各之地,仍然居住。他们要在这地上安然居住。我向四围恨恶他们的众人施行审判以后,他们要盖造房屋,栽种葡萄园,安危居住。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他们的神。”以色列在被灭国2554年后的1948年复国,当时总共才65万人的以色列甚至神奇的打赢了列国的联军,赢了第一次中东战争,占领了更多国土。这似乎都在圣经谶语之中。可是,也因此,这么多年来该地区的纷争从未停止。我们的农艺顾问马荣·索福先生自己的种植基地就曾经被炮弹击中过,他的PPT里边展示过当时的情形。

大概也因为此,以色列之行似乎还有那么些神秘和刺激。

我们从北京直飞特拉维夫,抵达时正好是当地时间的早晨。在机场我就注意到了那沉静的米黄色。这种色调是荒漠的沉积岩的颜色,是圣城耶路撒冷的颜色,在其沉静中,能品出难以言说的沧桑与神圣。哪怕是我这样常将宗教经典看成心灵鸡汤的人,也在这种氛围中沉默了下来。是的,在这聪明人聚集的地方,一切都是合理的,只有时间这个磨盘才能碾碎所有的“膈应”。

△ 机场时不时可见的米黄色。

于是,我对以色列的具体的感触,从喜欢这样的米黄色开始。

△ 米黄色的耶路撒冷城。

三、绿洲在荒漠

我生活在四季如春、郁郁葱葱、绿水青山的海南岛,我去到我国的大西北时已经觉得挺荒凉。可是相比之下,以色列的荒漠几乎是绝望之地。我就疑惑:上帝为什么钟情于这样的绝望之地。那些信条中说这是“流奶和蜜的地方”,看着可真不太像!Helen的形容是:鸟不拉屎、乌龟不上岸的地方。

我猜想,会不会类似于“穷山恶水出刁民”,因为物资的缺乏、环境的恶劣,因此人们要处理内心的恐惧、不解和担忧,所以对精神寄托的追求尤为强烈。而相比中国的古代农耕发达之地,自给自足之下的人们想得反而少些,甚至在一些盛世光景,人们干脆研究起美食美酒美女来。所以中国历史上就没有过政教合一,也没有绝对强势的宗教。所以论及中国的独特,哲学家们会说“中国是个例外”。

相比之下,以色列人在艰难中复国、发展乃至成为中东地区唯一一个发达国家。我感觉他们应该是真的很努力,以至于在吃的方面几乎枯燥乏味,酒店的床也非常小(宽度只有0.9-1.2米),看上去他们几乎不想享乐。估计以中国普通人的做菜水平,在那边都可以成为大厨级别。而也因为这样的努力,让现今的以色列真的成为了“流奶和蜜的地方”,以色列人在荒漠里建设了一个个绿洲,养奶牛养蜜蜂,其农产品不光养活了自己国民,还供应到欧洲的餐桌。成为该国的支柱产业之一。

△ 简直让人绝望的米黄色荒漠。
△ 荒漠中的椰枣林。
△ 令人难以置信的绿洲。(我们有幸目睹了以色列很罕见的雨天。)

以色列的绿洲奇迹,是建立在科学用水之上的,可以说,以色列是用大大小小的水管管起来的国家。以色列年降雨量低于300毫米的地方占到国土的三分之二。并且淡水河流和湖泊能数得上的只有加利利海。以色列甚至可以为它与多国为敌。

在以色列的水技术中,最有名的就是节水灌溉、海水淡化和污水处理等。因为这些技术,以色列人将水利用到极致。不管是农业、市政还是居民生活,随处可见的是统一规划的水系统和滴灌设施。而有意思的是,滴灌、微灌、水肥一体化等方式恰恰让他们的农作物长得更好!配合他们的大棚技术、循环农业、生态农业技术,不仅农产品产量高,而且品质更好!

我们在一个椰枣林中看到,种植户在其中养羊养驴,这些动物会吃掉下来的椰枣、地上的野草,同时园子里的微喷系统,也可以给动物喂水。

△ 微喷管下,椰枣林里的羊群。

为了建设良好的农业生态系统,像著名的BioBee公司就利用生物技术为种植户提供病虫害控制。他们利用生物的相互影响,增加益虫,让害虫绝育减少害虫,利用蜜蜂传粉……可以说在生态干预方面做足了功夫。

△ BioBee公司的蜂箱。他们的产品出口三十多个国家。

面对生存与安全,人们不惜要改变世界、与环境抗争、与天斗与地斗。以色列的绿洲就是最好的说明,最闪亮的成果。

四、荣耀归人间

一切宗教几乎都荣耀归于“神”——唯一的神或者满天神佛。但是我想,这些荣耀首先是人所创造。所有的神佛,都存在于人的信仰之中,也是人类自己创造的一种解释世界的方法。人们为了解释世界、寻找理论支撑、规范人们的行为以求群体生产生存合理化,就会讲各种故事、传播各种理念。所以我认为犹太人是靠自己在战胜苦难、赢取发展。所有的在这当中发展起来的技术,背后都是他们的勤劳与智慧。

△ 耶路撒冷城街头的现代化轻轨。
△ 著名的犹太人“哭墙”。我在那里许了愿。

人们在精神上将荣耀归于神,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荣耀更加合理。

以色列人以智慧改变着世界,世俗世界现实而精彩。以下是一些有那么点意思的镜头。

△ 耐特菲姆公司的滴灌示范园,以色列就是处处管网的所在。
△ 人声鼎沸的AgriTech农展。CHINA是个重要的词。
△ 展会上的农业科技创业企业。白发苍苍的创业者不少的。真实的体现了他们的“乐业”。
△ 以色列经济部官员来甘霖科技集团展位了解我们与以色列农业科技企业的合作情况。
白发先生是马荣·索福,我们在以色列的顾问,他已77岁,但依然在做农业。
△ 由于以色列农业人口少,所以器械的应用已经炉火纯青。
△ matholding的水处理系统,工作人员在展会上开心起舞并欢迎拍照。
△ Uber在以色列是不合法的,而当地最常见的打车软件叫“Gett”。
△ 以色列的英文标识很少,希伯来文显得非常自豪,但是他们的图形说明看着挺舒服。

有人说,以色列因为有着先进的教育系统,有着良好的创新基因,而经营意识又特别强(聪明的犹太人嘛),所以创新技术无处不在,其最大的产业确实也是高新技术交易。不管与上帝是否有关,反正他们的生存环境越来越好。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们的荣耀。

黄循鑫,2018.5.24 于四川南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以色列,一赐乐业

打赏

评论

9+4=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