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GDP过万亿时,琼州海峡跨海大桥就来了

琼州海峡上的痛与爱,做好当下才是真!

——题记

2006年,我到建设中的杭州湾跨海大桥参观。当时我就被震撼到了,车子走到还没有合龙的地方停着,吹着海风,我就想,如果琼州海峡也有这么一条跨海大桥,该多好。我以前拍了照片,可惜不知忘在哪个角落了。只是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还听现场人员讲解说因为海上风大,所以桥梁建成了S型。杭州湾跨海大桥总长约36公里,跟我“臆想”中的琼州海峡跨海大桥差不多。

2021年12月8日,我从深圳蛇口坐船去珠海,在海上看到了更加壮观的港珠澳跨海大桥。手机从海平面上拍不好照片,却很能体现在茫茫大海中见到人文奇观的心情。我当时想起文天祥的《过零丁洋》,如今,这片海域不再让人“零丁”,而是让人畅想着大湾区的宏伟未来。

投资超千亿的港珠澳大桥通车已久,虽然在初期好像人气不旺,但是随着大湾区的不断融合,现在是使用率越来越高了。大国基建时不时就让我们震撼一下,现在长三角一带计划中的沪甬跨海通道、沪舟甬跨海通道,又能令琼州羡慕一把。这两个工程的投资预算均超过1000亿。

甚至,连接台湾岛的海上通道好像都有了时间表。

而,从1974年起断断续续有论证、2010年粤海两省与交通部铁道部等密集调研论证的琼州海峡跨海桥隧项目,却依然停留在会议纪要层面。

一、窄窄一道海,盈盈痛与爱

琼州海峡,隔着海南省海口市与广东徐闻县,最近距离12公里多,稍远一点的距离19公里多。如果是陆地的距离,那差不多就是几脚油门的事,20分钟就过去了。

从空中看,确实也是很窄的一个海峡,相比最窄处130公里的台湾海峡来说,仅为1/10。

(△2018年7月27日,飞跃琼州海峡时拍摄)

但就是这么一条窄窄的海峡,却生生让海南岛成为了离岛。

“一去一万里,千知千不还。崖州何处在,生度鬼门关。”这是唐朝杨炎的《流崖州至鬼门关作》,所说的崖州泛指海南岛。之所以说是“鬼门关”,我想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琼州海峡。传统农耕社会的士大夫,对于未知的大海有着天然的恐惧。千百年里,很多人要渡过琼州海峡都需要做心理建设

随着社会发展,虽然琼州海峡所造成的“心理影响”在减弱,但是副作用还是很多。(详细的可以阅读我在去年发布的文章《海南明明挨着广东,为何一直是偏远地区?)。有一种“痛”的感觉。想想,在大陆上许多省份四方通衢,临近省份之间的人、物交流十分便捷,甚至江苏省省会南京市事实上也成为了安徽人最重要的城市。而海南呢,唯一临近的省份是广东,却隔着一道海,看着很近,没有三五个小时却过不去。哪怕现在已经有多个港口有客运、汽车轮渡、火车轮渡,徐闻跟海口这边都修建了新的港口码头。

但是,换个角度说,那些喜爱海南的,也是因为海南是个“岛”、因为四面环海的特殊性。这种自然环境所形成的景观、人文明显有别于其他地方。来到海南岛,就会有一种远离大陆、天涯海角的感觉,有些浪漫,又有些悲壮。——所以就有很多人到海南来结婚、度蜜月;也有不少人离婚后悲壮地移居海南。

二、古时雷吊琼,今日鲠在喉

在历史上,有相当长的时间里,朝廷在徐闻设立治所,顺便管辖了琼州,即所谓“坐雷吊琼”(雷,即雷州,特指徐闻)。这充分说明了当时海南岛的“不重要”。由于孤悬海外,管理成本较高,黎民也不好管、收益有限,西汉时期海南岛甚至被弃守了500年。

可能也因为“雷吊琼”的历史,所以海南、海北两地民间交流不少。(这里面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我有另外的文章有详细描述,详见《海口市民骑电动车到徐闻一日游,怎么又欢乐又心酸?》)

1988年建省的海南,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的房地产大发展、2010年开始的国际旅游岛建设和2018年至今的自贸区乃至自贸港建设,早已今非昔比。不说别的,就说:海南长时间以来都是国内旅游最有特色的目的地;海南的房地产业高度发达以至于有人感叹“海南归来不看房”。天气好的时候,徐闻人在海对岸就能看到海口的都市景观,会感叹海口比徐闻的小镇、渔村发达多了。

但是不管怎么发展,琼州海峡这个鲠,就在海口之喉。

前些天我从广州回海口。车子从广州市中心出发,到达徐闻的海安新港,只用了6个多小时。而过海则用了3个多小时,加上等船、上船、下船就4个多小时了。这个“鲠”,就是堵点。

(△ 海安新港候船大厅)

我们等的是晚上10点的船,人不少。在船上看,上座率超过70%。

而其实,在航程中很快就能看到海口滨海沿线的灯光了。就是这么近,但,就是这么堵(慢)。

更别说过年期间,或者海上大雾又或者台风天,徐闻跟海口两边都会滞留大量车辆和旅客。

三、有钱没问题,问题是没钱

也是因为“堵”,因为不好走,所以琼州海峡的跨海通道问题一直很受关注。甚至在民间舆论中,很多人会认为:没有跨海桥隧,就没有海南大发展

但是,跨海大桥的方案论证多年了,却一直没有落地。

虽然《海口市综合交通体系规划(含枢纽规划)(2020-2035年)》中提出,要加快实现琼州海峡湛海高铁开通运营,并明确提出“远景预留琼州海峡跨海工程”。同时,在广东国土空间2035总体规划中,也提出预留六大超级廊道,包括“琼州海峡通道”。

而论证的专家们认为琼州海峡水深、风大、浪高、流急、地质构造复杂、地震烈度较高、通航难度高,工程难度大。港珠澳大桥总工程师苏权科甚至认为,这个难度比港珠澳大桥还要大上很多。

但是我认为之所以难落地,其根本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经济地位、也就是“钱”的问题。——除了需要千亿以上的巨额投入以外,更重要的层面是海南、海口的经济地位不高。如果说这种“地位”需要怎么评定的话,我认为最简单粗暴的维度就是GDP。2022年海南省GDP是6818.22亿,其中海口市GDP为2134.77亿。这样的经济总量,在国内就没有多大的存在感,地位不高。

我们来看看27个省会城市(不包含直辖市)的2022年GDP排名。其中,GDP过万亿的省会城市有11个,占40.7%。

随着各地经济的发展,估计几年后将有过半数的省会城市GDP过万亿(也就是14个以上)。而如果要体现出海口的重要性,“过半数”就很重要。所以我说:当海口GDP过万亿时,琼州海峡跨海大桥就来了。

于是,我就真不知道海口什么时候能做到了。毕竟海口人口太少了、底子太薄了。

按照当前江东的规划,其实相当于再造一个海口。人从哪来?“钱”又必定跟“人”有关。这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结语:登高可望远,跬步在当下

综合以上所述,跨海大桥还在远期。但当下却需要小步快跑,毕竟没有当下就没有未来。

我们当代中国人的家国情怀被总结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是有些人总是会认为“功”需要大项目,总想着要憋个大的。我反而认为“海南不是发展得太慢,而是太快了!”不能总是渴望着远方,反而做不好当下。

比如当前的招商工作,往往都聚焦在那些还没来的大项目大企业,却忽略了已经勤勤恳恳在海南耕耘多年的老企业。新招商企业优惠政策多多,政府部门都有人专门对接和服务。而本土老企业,政府部门过问、支持和帮扶就不多了。以至于老企业中,有的迁走了,有的萎缩了,甚至有的只剩个壳。我个人觉得,起码本土老企业在海南的新投资应该更优先地享受招商优惠政策。

毕竟,从小处做,往往能成大事。

老痛(黄循鑫)  于    海口·紫贝山房

2023.12.1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海口GDP过万亿时,琼州海峡跨海大桥就来了

相关文章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