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的“觉醒青年”,今天的“乡镇青年”

△ 英雄纪念碑上的五四运动场景。

1919年5月4日,由觉醒的青年学生主导的五四运动在北京轰轰烈烈展开。这运动距今已100年,但是对中国政治、文化和民族命运依然产生着深远的影响。当时的这场运动,不仅仅是反帝反封建的爱国青年运动,同时更是寻找出路的思想爆发。如果以今天社会的发展结果来看,当时的觉醒青年对于“中国的现代化”之追求,应该说已经实现了。

从这一场影响百年的运动中,我们可以看到金字塔顶端的金子是如何影响底下的广大沙子的。因为知识青年的“反封建”,社会上兴起了多年的反传统文化、反儒学的思潮。因为知识青年哀叹国家的不够现代化,社会上形成了多年的“落后”的自卑——这种自卑的表现有可能是鲁迅先生笔下的旧社会人性与制度批判,有可能是柏杨等学者所说的“丑陋的中国人”,有可能是普通人心目中的“崇洋媚外”,也有可能是著名画家方力钧等人将中国人刻画成西方人所喜欢的丑陋样子再以大价钱卖给西方,也可能是张艺谋等影视人早期所打造的国人之粗鄙、落后……

很有意思的是,以赵本山为代表的东北艺人所打造的“土得掉渣”的小品,或者诙谐的《乡村爱情故事》,其实已经在瓦解过去多年的国人丑陋之魔咒。因为我们从中已经可以看到:国人虽然物质并不特别富裕,甚至人们还不习惯这样的小康生活,但是“向上”通道是打开的、“向上”的精神追求是有的。

“向上”,是历代青年所追求的。在封建社会,科举制度是“向上”的一个通道。在革命年代,参军闹革命是“向上”的通道。在某个特殊年代,上山下乡也是“向上”的通道。到了如今,高考、读研、公考、选秀节目、创业、抖音、快手等等都是“向上”的通道。

而“向上”的主角,是“乡镇青年”,因为他们够多,也够底层,底层需要向上流动。

所谓“乡镇青年”的“乡镇”并非指真正意义上的乡和镇,而是指三四线城市以及以下的地区。可以理解为:“乡镇青年”他们基本上生活在相对小一些的城市或者城镇甚至乡村,或者来自三四线城市或乡镇,在一二线大城市的打工族。——我在年轻时就是其中一员。据iiMedia Research的统计报告,2018年中国的乡镇青年人口规模约为1.12亿人!

“乡镇青年”这词应该很早就有,而我非常郑重的与人讨论这个词,是2017年在湖南,与“58农服”的创始人黄志光聊起的。在他的眼里,他很早就把乡镇青年看做是他们农村服务平台的主角:既是主要目标用户,同时也是服务人员。他们使用了乡镇青年喜闻乐见的方式推广平台拓展业务,成效非常显著。

△ 海南乐东的大型现代化火龙果基地。2018年5月19日 黄循鑫 摄。

而我也是从2017年至今,因为常常在我国中西部地区实施农业服务项目,走的乡镇较多,对乡镇青年也颇有感觉。由于我国各地区发展的均衡化、各产业升级或者转移,年轻人就业开始呈现出分散的情况,再也不是以前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几个地方通吃的那个格局。我在工作中遇到不少因为大城市生活成本过高而返乡务工、创业的青年,或者退伍军人。尤其是随着当前农业土地大面积流转、农业集约化发展,农业科技的应用需要受过一定教育的年轻人来执行。

△ 湖南省衡南县大三湘油茶公司的青年员工在面向孔圣人做五禽戏早操。2017年4月13日早晨8点24分  黄循鑫 摄。

我们很庆幸国家实行了义务教育。有人很自豪的说,我国的劳动力是素质最高的,因为我国年轻劳力中几乎都受到过中等教育。也因为这些基础教育让他们对科技的接受与掌握异常迅速。

近百年前,觉醒的青年在谈德先生(民主)与赛先生(科学)。赛先生看样子发展得更好些。百年历史下来,中国科学技术的发展已经站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准。尤其是因为国有经济实体的政治觉悟和执行力,很早在乡村都通了通讯网络,我国明显在移动互联网方面弯道超车,形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这些条件组合起来,产生了现在的奇景。

从上图可见,乡镇青年(有些媒体喜欢叫“小镇青年”)中,32.4%的人喜欢视频类APP,25%喜欢手机阅读。当然,这个调查报告看起来有些奇怪,因为按我理解,喜欢手机阅读的同时也可能喜欢视频应用。

互联网产业的每次大发展,都是“向下沉”的过程。在2000年前后,互联网还是高冷的、专业的;2005年前后,互联网还是要用思想文字和数码相片来交流的;2010年前后,互联网传输个视频还是要考虑带宽的,但已经将文学拉下神坛;2013年前后,思想的传输可以只言片语甚至只用语音,几乎灭的短信;2017年前后,从疯狂的视频直播到短视频应用仿佛一夜之间没有人考虑带宽成本,也没有人再考虑手机硬件能否跟得上……甚至主管部门都忘了2007年曾经有过严厉的视频网站管理规定?

2019年,乡镇青年都在用滤镜、拍视频、炫舞步、拼多多了!

△ 乡镇青年占到了短视频APP用户的60%以上。

如果从大的背景来分析。当,娱乐产业火爆时,有可能是实体经济较差的时候,因为这样大家才有这么多时间娱乐。在过去,我们也经历过经济萧条但网络游戏火爆的时候。人们把这个称为“迪士尼效应”,经济越差迪士尼顾客越多。当我们看到乡镇青年们不限制的刷着抖音和快手时,可能也确实是他们闲着、没有太多的工作要做。

但是换另外一个角度。当他们无奈的生活于小地方,甚至生活得比较艰苦,那么,什么东西能让他们有所改变?或者说“向上通道”在哪里?抖音也好快手也好,或者其他的短视频、视频直播APP,给了他们一个可能。毕竟农村拥有6.7亿人,共同的感知与话题也不少。于是,KOL这玩意也就下沉了,在乡镇青年的梦想中,当个网络红人,快速变现的可能也不再是神话。他们拼命表现、求关注、搏出位。

△ 在快手上记录自己农村生活的姑娘。一个砍柴的视频有超过400万次播放。

如果说百年之前的德先生和赛先生是先进思想进中国。那么现如今的移动阅读、视频分享则是一帮精英所打造,虏获亿万乡镇青年的“向下兼容”的现象级产品。

以上这些给我们一些启示。
一、蓝领红利时代已经到来。工人、服务员的薪资待遇在不断提高,新兴的速递、外卖、代驾等行业看上去收入不错。这蓝领的待遇不断提升,其结果是企业经营成本、个人生活成本的提高。这将有可能引发自我动手的商品受欢迎,比如自己洗车、自行安装家具、简单装配的房屋装修等。

△ 与电商公司合作,送货并安装家具的师傅。2019年4月15日  黄循鑫 摄于海口。

二、一个庞大的群体已经生成,除了精神上给他们的娱乐,物质上呢?情感上呢?是的,都有人在做。据说他们的消费更加大方,因为相对而言他们的生活压力较小,没有大城市那么大的负担,反而愿意为自己买单。尤其是,这个群体现在是有着共同特征的:手机是他们生存的中心。不过好处是,据说他们的消费要求不高。

三、如何组织“乡镇青年”?
这个大概是最大的命题。先看看一张图:

△ 乡下的主要劳力年龄偏大,并且以女性居多。2017年2月17日 黄循鑫 摄于乐东。

说起来,这些乡下工人给大种植户做农活,一天一百多元,并且供应午餐。在四川眉山等地,每个男性工人还可以分到一包烟。算下来如果每天有活干,收入并不比城里打工的人差多少。可是乡镇青年会去干这个活吗?与百年前、几十年前甚至十年前相比,当前的乡镇青年往往不会集体自卑,不会崇洋媚外。据调查他们对于国货的认可度更高,“卖肾买苹果”的说法是过去城市里屌丝的说法,乡镇青年钟爱VIVO、OPPO或者华为。可是他们所向往的职业中,没有“农民”或者“农业产业工人”。可能他们从感情上更喜欢当网红主播、游戏测评师、配音员、化妆师。

所以我想要吸引乡镇青年的工作、组织好他们,可能需要做到这几点:

1、纯体力活得少点,更不能是简单的“苦力”,恐怕他们不乐意。

2、体现点科技含量。譬如可以辅助软件完成,譬如可以应用自动化器械等等。

3、可以开阔眼界,或者与外界联系较多。这样的活可能青年喜欢。他们喜欢视频分享,真好让他们发挥。

4、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乡镇青年现实社交圈子小,如果能够在工作场合实现男女工的搭配干活,应该也是受欢迎的。

5、不一定要培养所谓“归属感”或者“忠心”,采取合作的模式最好。

总而言之,乡镇青年是今天的主角,因为其数量之庞大,因为其活跃,在经济下沉、县域经济崛起、乡村在振兴的今天,我们也一定要把他们当主角。多年前有人说:得屌丝者得天下;现在可以具体一点说:得乡镇青年者得天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百年前的“觉醒青年”,今天的“乡镇青年”

打赏

评论

2+2=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