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那个快乐的中秋节!

我1994年在海南文昌中学读高一,写了下面的日记。在故纸堆里差不多25年了。我原汁原味一字不差的敲了出来(包括错别字)。我特别感慨于那时的青春,感慨于时间的流逝,感慨于人和事的变迁。日记中提到的文岩(罗文岩)有好几年没见到了。提到的周海莉是个大美女,从高中毕业后就没有再见过。提到的振浪(王振浪)也许久不见了。以下是原文:

九月二十日   星期二   晴

The Moon Festival.

今天是中秋节,也是我们很忙,很快乐的一天。

下午,我们班干部上市场买了晚会必需的中秋月饼、橙、矿泉水及一些糖果之类。

买橙时最有趣了。

文岩一看到橙说:“咦,有橙!”

我们说不够,那位阿嫂一看便出手拦住要去的我们(我们本要买香蕉)。“你们要多少,这里有。”说着说着,从邻摊那边拿来了一大筐,“多少?够了吗?”

我们没有说话,她慌了:“你们谁作主?”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买下。

这位大婶那嘴是无休止地谈,说什么她的儿女都在文中(文昌中学——作者注)。我静静地听着。

如果我有如此能力,该多好,生意人也是不容易呀!今晚是我主持节目,由于时间短促,同学们和周海莉和我都没有充足的准备,看来只有临场发挥的余地了。

买好了东西,我们很快上来。

我们还要去帮助女同胞布置教室。回来时女同学已布置得差不多了。黑板上的主题自然由我来写来画。看似容易实则非常之难。跟黑板报的刊头差不多,只是是用粉笔画、写而已。

做好时,时间已是6时半了,我以最快速度去洗了澡,匆匆来到教室。

我不熟悉同学,海莉也一样,自是不知如何去安排节目。还好有女同学开了头:弹电子琴。有了开端,下面自是好办的多。我先是请了振浪。再由女同学弹琴。我脑筋一转,先是白居易《忆江南》,而后是我的《梦江南》。由此我们请了数学老师,他是四川来的。我由人们去高隆湾拜月起,再去请他为我们讲四川如何过中秋节。我深知,如不是这样,老师会有一些的冷落感,况且他是在异地他乡。

我觉得今晚我过得多么有意义,我能在大众之前落落大方谈笑风生,表演、主持。在出一些问题时,我显得非常大胆。我和海莉都没有准备过,但是配合不错,掌声绵而不绝。

在开晚会之前,我很紧张,不知自己能否搞好。但是我令我很满意,口齿伶俐,主持得当。

虽然我们没有很好的音响、音像设备(其他班大多数就有),但我们活动充足、充足快乐。

我觉得他们太是铺张,而且那些卡拉OK带也不甚好。

必竟是学生嘛,讲究的是充实。 

以下是日记原图:

那时,我的字体还没有太定型、比较青涩的感觉,不过看着也挺有特色。

说起日记、笔记,我到现在还还保持着常常记点东西的习惯。有时再回头看时,会很感慨。因为虽然任何事落于笔下时,总是不经意的去修饰,但是基本还保持着那时的味道。明月还是那轮明月,似乎亘古不变,也许她在记录尘世的一切美好!

在此,我敬祝各位中秋佳节花好月圆、阖家幸福、身体安康!

黄循鑫(老痛) 

2019年9月12日  于  海口·紫贝山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1994年,那个快乐的中秋节!

打赏

评论

7+1=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