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讯史上有名的一个村庄,就在海南

(△2014年1月30日,南明村的排球场,村里兄弟打排球。黄循鑫摄)

中国的通讯事业从过去的邮路驿站发展到今天的5G通讯,已经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在这当中,有一个很特别的村庄。这个村庄就坐落在海南省文昌市东路镇,名叫南明村,在文昌与海口交界之处,在东路镇老集市、海口的大致坡镇和三门坡镇中间,换句话说就是去哪里赶集都不近。

各位朋友不要觉得我是标题党,南明村在中国通讯史上,确实有着耐人寻味的事例!

一、20年前的邮政局长调查

在90年代末期,互联网的春风吹到了海南。海南省政府网站开通,并且开设了省长信箱。南明村有个后生考上了四千公里之外的大学,他有时在图书馆的免费电脑那里站着上网。某一天他往省长网上信箱写了封信。这封信中说,他经常要给南明村老家的爸妈寄信,但是发现爸妈有时好久都没有收到信,经过了解,根本没有邮递员往乡下送,是村里有人赶集才去邮政所取回来。所以有时会被耽误。这个后生是学法律的,可能措辞上还写了什么通邮是什么什么权利云云。

没想到一个小石头,惊起一圈浪。这事很快从省里转到文昌市里,然后到了市邮政局那里简直成了督办事项。当时局长亲自下乡调查。吓得那后生的老妈以为孩子出大事了!

此事很有意思。每当想起这事,我就会想起樱花抽油烟机的煽情广告。

(△樱花抽油烟机广告中,中国邮递员在过河。广告截屏)

为什么煽情呢?因为我就是那个后生,我一看到有邮递员的形象,就有点激动,觉得这是国家机器对民众的服务!对公民基本权利的尊重!当然,之所以“只是”说煽情,是因为邮政局长调查完后,安抚了一下,其实并没有任何改变。终于大家现在不关心信件了。

二、微波电话和号码限制

1997年我上大学。邻近只有“新苑村”的小卖部里装了一部电话。不过,这部电话可不是普通电话。是很多人都没有见过的微波电话。所谓微波,就是300MHz的电磁波;微波通信是二十世纪50年代的产物。在有些没有光缆到达的地方可以依托微波进行通讯。

微波电话机,这种通讯终端上的“神器”民用已经不多,我除了在新苑村用过,就只在蜈支洲(海岛)上用过。

按道理说,程控电话其实发展得很快,我们都期盼着快点能装上程控电话。但是当那条千呼万唤才拉进村的电话线出现时,我们被告知,由于容量不够,只能装几部电话。幸好,那个时候大家都可以买手机了,虽然信号不好,可是去“找”一下信号还是可以的。

(△2018年10月13日,村干部张罗的“团圆节”,文昌政府的琼剧下乡 黄循鑫摄)

三、飘忽不定的移动电话费

十几年前,由于没有电话不方便,在发现村里开始有中国移动的手机信号之后,我在2006年给爸妈买了手机和号码。我后来为了省钱,就办理了当时的绿色田野套餐。该套餐说是在文昌境内接听免费。可是过了好久,我交话费时才发现,为什么老人话费那么高,经常80多元,最高时一个月120元。搞得老人都不敢用电话了!

于是我就打电话投诉,后来给了赔偿。后来也知道原因是,南明村地处海口和文昌交界,信号偶尔是文昌的,偶尔是海口的。只要是海口的信号飘过来了,话费就贵了。

四、5G要上了,但我们还没有完整的2G

5G要商用了。那速率估计让人没法感觉到是在上网。可是,南明村的绝大部分人的家里、山坡田野上目前连2G信号都没有。我家里只有中国移动的2G信号是稳定的一半的的信号强度。我们家邻居,一进入客厅,几乎所有运营商信号全无。所有的G在南明村这里,都是残废的。

于是,在村口的那个小水库那里,常常看到有人在那里用手机打电话。当然,这已经是进步了,有时天气不好,得上屋顶打电话。

于是我有几个春节因为没有信号漏了许多红包,甚至是人家专门发给我的都过期退回了!我去年从某宝上买了一个信号增强器,把接收器放屋顶,把放大器放客厅。终于在一个小区域内解决了一下信号问题。村里有几户,也有样学样。可是我发现这东西很容易坏,没多久就用不了了。

我幻想过,看看是不是把南明村稍微改造一下,让那些想休息的人、想戒网的人过来度假算了。

五、我们用WiFi来覆盖全村

最后一件可以载入通讯史册的是:别看我们没有2G—4G信号,可是南明村在今年用WiFi覆盖了全村。手机打不通,但是微信语音通话没问题!

南明村一共二十多户人家,经过村干部、话事人与运营商沟通申请,终于有十户人家在今年六月装上了固网宽带,WiFi信号基本覆盖全村,于是不管走到谁家串门,网络信号没问题了!

可是这事却是有意思的。由于文昌的电信公司光纤没有拉到。于是我们从海口三门坡镇拉的宽带。在开户资料上,我们村变成了三门坡镇的一个村。感谢在商业环境下的公平竞争,名头不重要,实惠最要得!我有一种穿越感,仿佛是看到了缅甸人在用中国移动云南公司的移动网络信号。

前些天我看到电网公司宣传片,有些山区的通电真不容易,电网人靠人手抬肩挑把电线装到位。而我们的信号问题,我们先后打电话反应情况、找关系说情十多年了,愣是没有!

我稍微总结一下,任何服务都有死角,总有些人群可能没能享受到、甚至完全被忽略掉。可是当你是其中一员时,可能怨气冲天、可能觉得可气又可笑。

黄循鑫(老痛)

2019年9月23日 于  海口·紫贝山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中国通讯史上有名的一个村庄,就在海南

打赏

评论

9+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