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旅游岛上的粒粒沙子

  每次光着脚丫踩在亚龙湾的沙滩上,细细的、银灰色的沙子总是温柔的黏在脚上。后来我知道,这些沙子经过很多很多轮的筛选了,时不时会有人开着筛沙子的机器一路筛过,从里头筛出游人们留下的垃圾或者石块等杂物。在这个世界一流的海滩上,沙子必须足够细、足够干净。
  
  在2008年奥运会的沙排比赛上,所用的1.7万吨沙子,是“海南籍”的。据报道:有关部门在中国1.8万公里海岸线上开展了选沙行动。最后,海南东方市八所的沙子通过严格检测,被指定为北京奥运会沙滩排球用沙。亚龙湾的沙子很幸福,因为它们身处在一流的风景海滩。并且游人出入有一定的限制、日常护理比较到位,并不像那些普通的公共沙滩。而东方八所的沙子简直是沙中之王了,从乡野民间登上了大雅之堂。
  
  沙子比我们的寿命长得多,而从某个方面来看,我们也就犹如是这岛上的粒粒沙子。
  
  我一直认为,当我们生活在某地,喝着这里的水,吃这里的瓜果蔬菜五谷杂粮,身上就有了这里的很多“元素”,也正因为此,各地人有其特征。在十几年前,我在东北的一个澡堂里洗澡。旁边一个老头看到我很兴奋,说:小伙子你是海南来的吧?我很惊讶。他说他曾经参加过解放海南岛的战役,当时的印象是海南人光着脚,并且脚趾都张得很开。我低头一看,果然是。老头说,听说,这是因为海南岛渔民多,常年光脚站在甲板上,脚趾就张得很开,然后就遗传了下来。
  
  当然了,更多人会说海南人个子相对较矮、偏黑、前额突出。这些都是特征。我的解释是,可能是因为海南岛日照时间长,细胞、骨骼会长得不太一样。以前在生理卫生课上,老师说,海南日照时间长,所以青少年早熟一些。我们甚至还拿这个理论来解释“为什么文昌的排球在全国排不上号”。
  
  我们都知道,海南人尤其文昌人喜欢打排球,文昌中学排球队也威名远扬,国家队都几次造访。可是,为什么文昌人进步了国家队呢?我们分析是:海南人成熟太早了,身体定型较早,没有可塑性了。也就是说,当这些学生打排球很好的时候,已经是很成熟的时候了,就算进国家队,也不能再提高了。
  
  当然,这些都是坊间的说辞,正确说法需要由人类学家等科学家来告诉我们。
  
  而我想说的是:海南原住民祖祖辈辈生存于此,其特征的形成也是自然规律。我们就如同这沙滩上的沙子,一遍遍被冲刷,带着海的腥味、带着烈日的热量,请先不要鄙视我们,不要因为我们的这些特征就厌恶、抛弃——原住民有原住民的权利和利益。
  
  此文的草稿在我的手机上存了一个多月,是在等人的时候、在看小孩的时间里用手机敲出来的。今天重新拿出来整理一下。上面我所说的“原住民”从狭义上说,是指祖父辈就居住于此的人。而如果从权利这个角度去出发,“原住民”是指那些在这块土地上拥有利益的、居住在这里的人——即仅针对“外来人”而言。
  
  从众多国家的法理来看,原住民的事实占有是有效的。甚至现在的国家疆界也是依赖于以前的事实占有来划分的。在电影《阿凡达》中,Na’vi族人不需要向来自地球的人类出示“户籍证明”,就可以证明他们对这块土地享有权利!这些Na’vi族人的共同特征是高大的身材、蓝色的皮肤、共同的语言以及对自然的热爱等。
  
  任何一种外来文明,当它到达另一种文明环境时,要么搏杀,要么融合,要么搏杀之后融合。但,在融合的过程中,往往需要双方都获利。海南人的包容性很强,有很好的融合机会,但是外来方太强势,基本上是以吞并的方式在融合。
  
  在国际旅游岛的今天,我们在海甸岛上看到了西班牙风格的建筑,我们看到了什么巴洛克、香榭丽、比华利等洋气名字的小区,看到了被这个那个公司垄断的海岸,看到了贫困县里此起彼伏的高尔夫球场……而同时,原住民们的利益却少得可怜。三亚市居民可以每月领30元,基本上一天一瓶水的价格。这种开局感觉有点苍凉。
  
  也许从客观上讲,我们正如沙子,筛沙子的机器来了。有些留下,有些飞走,有些沉入大海……但,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兴叹一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国际旅游岛上的粒粒沙子

打赏

评论

4+2=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