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鸡血、喝鸡汤,鸡是咋想的?

我们经常把精神亢奋的人调侃成“打了鸡血一样”。而又把广泛传播的一些似是而非的小美文,说成“心灵鸡汤”。

据考证,“打鸡血”一说来自于新中国的一个特殊年代。1952年在江西南平搞卫生工作的俞昌时发明了“鸡血疗法”,1959年起在全国推广,发扬光大,在那个“吹牛皮”相当流行的年代达到巅峰,后逐渐衰落。根据文献可以看到,当时有些地方民众排队抱着自己家的鸡去诊所,让医护人员抽出鸡血来注射在自己身上,号称可以治百病、强身健体、精神百倍。时间很公平,经过这几十年之后,这激动人心的疗法,现在就只剩下了“打鸡血”这样的调侃。

而“心灵鸡汤”一词,应该是因为21世纪初来自国外的畅销书《心灵鸡汤》而流行。本来“鸡汤”(CHICKENSOUP)一词,说的真的是滋补的鸡汤,有营养且实惠。该书“旨借其中浸透关爱与挚诚的字句,犹如香浓滚热的鸡汤滋养饥肠一般,润泽那些在生活风雨中被擦伤冻僵、被尘封垢污的心灵,使之恢复初始的光彩和活力。”是的,“打鸡血”、“喝鸡汤”都关系人的身心健康。

可是,这些事的主料——鸡——是咋想的?如果鸡也有思想,它可能会这么想:

“打鸡血”跟我没有关系啊!我们做鸡的(对不起,这词有点刺眼),从来没有说我们的血可以给人直接用。你们打了之后引发不良反应都是你们自找的。可是,人类这么高级的动物,怎么会干这种蠢事呢?——不过呢,只有聪明的人才会干蠢事。因为聪明人才有更多追求。并且,在各种追求欲望里,最深刻的那种往往就是要一蹴而就!人们常说:要简单易行才好!于是,不仅仅是打鸡血,还有各种“秘方”、“秘笈”、“方法”其实都是在追求捷径!聪明人都是在找捷径的,蠢事就是其中的副产品了。人们都想用最简单的方式方法来强身健体,但往往都把时间花在“想”上面了,甚至忘了自己还有“身体”这个实物。

鸡可能还会想:

你们说的“心灵鸡汤”跟我们做鸡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杀了我们熬成鸡汤,你们喝了起码可以填肚子。可是跟“心灵”真的没关啊!好吧,我们也懂,所谓鸡汤只是一种比喻而已。可是为什么不说“心灵鸡肉”?不光是有营养,还能填饱肚子。我们明白了!所谓“鸡汤”是别人熬好的,人类一分钟可以喝好多碗,不用细嚼慢咽,只需要闻着味道、喝着感觉,你们人类要的就是这个“范儿”吧?看看所谓的“心灵鸡汤”都是些啥?

比如:“
不要让篮子空着,让日子发亮,如花的心情胜过一切,学会满足才会幸福,最坏的结果也仅仅是死亡,钻石就在我们的身边,不能分享是痛苦的,花的启示,烦恼与菩提。
”好有诗意吧?说得很对吧?可是怎么又像是什么都没说?甚至有些鸡汤貌似不是鸡肉熬的……

好了,鸡的想法说完了。老痛我说说我的想法哈。首先呢,“打鸡血”这事儿很多,大家已经不扎针了,却依然以“成功学”、“自我激励”等等方式存在于世上。某些培训场合传出来的痛哭流涕、嘶声呐喊等,绝对令人叹为观止。其次呢,“心灵鸡汤”更是无处不在。人们似乎总是在用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源来满足人民群众越来越低的兴趣趣味。比如微博上的鸡汤段子,比如微信朋友圈中各人烹调的生命感悟。当然,我从来不鄙视这些。因为如果用现在的眼光看,四书五经里的理论字句,都是“鸡汤”。

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终身没法突破的,就是时间和身体的极限。我们越来越珍惜自己的时间,哪怕是睡觉、打牌、喝老爸茶,表面看我们在消磨了时光,可是我们很珍惜这种消磨!那么我们势必要去减少其他的时间来满足这种珍惜。因为珍惜工作时间,所以我们选择买快餐充饥。因为珍惜夫妻时间,所以把孩子送给老人带。因为珍惜那些花花的时间,所以我们不去思考不去看书不想太麻烦!我们不想吃鸡肉,懒得花时间去消化,所以我们选择最直接的注射、喝下别人熬好的汤!

只是,风险在于:这真的有营养吗?会不会是毒药?因为你不知鸡肉啥味,别人用老鼠屎来哄你。

老痛,2015年7月23日 于 海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打鸡血、喝鸡汤,鸡是咋想的?

打赏

评论

1+7=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