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儿童节:从血腥战争、世界政治到商业消费

△ 孩子们的活动。拍摄者为海南航空工作人员。2018.6.1

又是一年六一,很遗憾今年我没能在家陪孩子。于是从几年前写的废稿里翻出这篇文章,修饰后发出来。也希望我那爱读书的大女儿读一下这文章——虽然她应该还看不太懂。

六一节源于血腥战争

六一节在中国的简要历史是:1950年3月30日,中国教育部发出通告,规定6月1日为儿童节,同时废除旧的“四四”儿童节,并规定少年儿童放假一天。从此以后的这一天,开始了看上去欢乐的演变。但是这个国际儿童节的历史源于对利迪策惨案的悼念,对血腥战争的谴责。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对犹太人进行有计划的、手段残忍的屠杀,并称之为“犹太人最终解决计划”,这里面最积极的执行者,是有着“金发野兽”之称的纳粹德国第三号人物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在纳粹德国占领了捷克之后,海德里希掌管了捷克。他为了掌控捷克,惯性一样的执行了屠杀。捷克人一直谋划要暗杀他,并将这一暗杀计划称为“类人猿计划”。最终在1942年5月,海德里希被成功的暗杀掉,他的死给纳粹德国打脸了,也让希特勒暴怒。希特勒下令对捷克人展开报复,纳粹的报复无不血腥啊!继任海德里希的达吕格利用一封来历不明的信件,一口咬定说布拉格郊区利迪策村的村民们支持了暗杀活动(据电影演绎好像是这样的)。6月4日,盖世太保们包围了利迪策并开始大肆搜捕。6月9日,他们把173个16岁以上的男性村民全部集中到村长霍拉克的院子中,并于6月10日以10人为一组进行枪决。村里的妇女和88名儿童被押往集中营进行消灭,部分婴儿被杀害,部分婴儿被服从纳粹的德国人领养。纳粹屠掉村子之后,放火焚烧,还将瓦砾从村里运走,甚至连坟墓都不放过,可以说是夷为平地,因为他们的目的是让利迪策村从地球上消失。

纳粹这样的暴行震惊全世界。在二战结束后,为了悼念利迪策惨案和全世界所有在战争中死难的儿童,反对虐杀、毒害儿童,以及保障儿童权利,1949年11月,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在莫斯科举行理事会议,各国代表“愤怒”地揭露了帝国主义分子和各国反动派残杀、毒害儿童的罪行。为了保障世界各国儿童的生存权、保健权和受教育权,为了改善儿童的生活,会议决定以每年的6月1日为国际儿童节。当时的很多国家表示赞同,特别是社会主义国家。于是,这样的一个节日就诞生了!

在历史上,儿童在各种战争中都是非常凄惨的存在。和其他动物相比,人类的童年时期太长了,童年是无力的,在面对战争暴力时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在成吉思汗及其子孙的蒙古军抢夺、占领其他部落、国家时,执行的政策是:高过车轮的男子全部杀掉,女子掳走。而到了明朝永乐年间,朱棣皇帝与元蒙余孽的战争中,也是执行类似政策。有人考证说,那时的车轮约是1.2米高。1.2米高的孩子也就是六七岁。

1.2米,在今天的中国是儿童上车买不买票的刻度。而在古代的某一时刻,则是生死的刻度。可见,生活在今天的儿童们是多么的幸福啊!

六一节的政治意味

在20世纪初的中国还非常羸弱的时候,也急于融入世界,以获取支持。1925年8月,54个国家的代表聚集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儿童幸福国际大会”,通过了《日内瓦保障儿童宣言》。据百度百科称宣言内容包括:儿童精神上应有的享受、贫苦儿童的救济、儿童危险工作的避免、儿童谋生机会的获得、教养儿童的问题等等。此次大会影响不小,很多国家都先后确立了自己的儿童节。国民党政府也就在1931年规定4月4日为儿童节。

网上有这么一段描写“四四”儿童节的文字:“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连儿童都被组织起来,成立了抗日儿童团。为了提高对付敌人的本领,军事训练自然少不了。儿童团的骨干经常会被集中起来到深山进行训练,他们学打枪、刺杀、埋地雷,搞防空演习。为提高反‘扫荡’能力,儿童团还组织’冲锋月’活动,孩子们每天晚上都集中起来,住在一起,半夜进行紧急集合,打背包、越野跑。但到了4月4日儿童节这天,只要敌人不来’扫荡’,县里、区里都要组织活动,开大会。各地的抗日儿童团有时举行唱歌比赛,有时组织操练,几个村的儿童团还较着劲,看谁歌唱得好,操练得整齐,得了优胜还有奖,奖品是铅笔等学习用品。”

这种描述看上去是欢快的,就如同儿时看《小兵张嘎》、《鸡毛信》等片时一样,似乎战争并没有那么残酷。这样的描述应该也是政治的需要吧。共产党的成功,离不开宣传工作,确实做得很到位(甚至还专门成立了“关工委”: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我个人这么几十年经受下来,也不再有任何抵触之感,为什么?因为一个社会需要时时传播良好的愿望、美好的生活,这就像夫妻之间的甜言蜜语,也像家庭里的那些和谐的祝福语。

当年1949年的在莫斯科召开的“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其实也是社会主义政党对“旧”势力的一个批判。也许会议有很多内容,但是简单说,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代表为了体现自身制度的优越性,就说是要比旧势力更好的保护儿童、培养儿童。当然也是为了悼念利迪策惨案,所以决定6月1日为国际儿童节。只不过,到目前为止依然以6月1日为儿童节的国家,基本都是社会主义国家或者曾经是社会主义国家。在1950年的6月1日,毛主席亲笔为儿童节题写“庆祝儿童节”。也因为这个节日的存在,少先队、红领巾等要素进入了我们每个中国人的生活。共产党很敏锐的看到后继人才之培养的重要性。并因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有着非常好的一贯性,所以到现今,六一儿童节已经发展成了全国举足轻重的一个节日。在今天,国家领导人都要有所表示的,常常会表示的是:儿童们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注:很多国家都各自有自己的儿童节,时间不同)

六一节的商业消费

新中国成立之后,作为祖国的花朵,儿童的权益保障做得越来越好。1959年联合国大会曾经发布过《儿童权利宣言》,里面有一条:

“儿童应受到特别保护,并应通过法律和其它方法而获得各种机会与便利,使其能在健康而正常的状态和自由与尊严的条件下,得到身体、心智、道德、精神和社会等方面的发展。在为此目的而制订法律时,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首要考虑。”

可见,当前的主流是要给儿童特别的关照。中国这些年国力提升、免费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可以说让儿童生长环境发生的巨大变化。因为生活的提升,家长对孩子们的诉求几乎有求必应、尽心满足甚至当皇帝一样供奉着。所以六一节也就变成了商业消费的狂欢——本着特别关照的宗旨嘛。

从现在看,家长针对儿童的消费主要集中在:补习班、兴趣班、童装、学习用品、书籍、玩偶、玩具、娱乐、食品、亲子游等。在这些方面的数据不是很多,但有些零星的表达。比如携程曾经的数据,在2016年1-5月携程亲子跟团游平均数据,亲子游花费接近五千元,约比一般成人出游多花千元左右,为什么愿意这样花钱,因为父母愿意给孩子更好的。据今年的京东大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京东平台儿童相关商品销售额以年均46%的速度在增长。其中,城市的儿童消费占大头,2017年我国每100元儿童消费中,城市用户消费56元,农村用户消费44元。在这当中,儿童保健品的增速超过60%。而所有的这些货品,在六一节前2周,会进入搜索、收藏、下单的高峰期。而在地面上的各个商家,也是在这一天各显神通,开始都要关爱孩子、刺激消费。做父母的人应该对此都很有感触。

除了给孩子购买礼物之外,家长还要应付学校的各种要求,比如一起做亲子游戏啊,准备孩子们的演出啊等等吧。所以有人说这是“儿童劫”,然后去谴责社会:学校在儿童节来临之际,把孩子当玩偶玩得团团转,以表示对孩子的关心,让家长累得够呛。不过我特别不赞成这种说法,当家长的累一点没什么关系嘛?当然,我们在这样的节日里需要一下反思:

1、我们是不是陪孩子太少了?在过去的年代里,有人说儿童是电视下的蛋。因为父母只要让孩子看电视就好。现在,儿童可能是手机、iPad下的蛋。

2、儿童的权益保障可能比以前好了很多。可是,因为他们表达上的困难,我们要更加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

3、儿童间的不良氛围问题。比如攀比,比如不良竞赛等。

……

总而言之,我们都很庆幸生活在和平年代,也庆幸现今政治上的开明,儿童的生存生活状况总体是幸福的;而现在中国儿童面临的主要问题可能是过度的爱,过度的教育,过度的消费。

文/黄循鑫 (1616645@qq.com)

2016年5月废稿,2018年6月1日整理于四川南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六一儿童节:从血腥战争、世界政治到商业消费

打赏

评论

7+5=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