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的余生,还能那么“野”吗?

2014年9月4日,北京首都机场,海航的波音787-8飞机。黄循鑫摄。

海南航空是我最喜欢的航司之一,喜欢“海南”二字,喜欢海航的VI,喜欢海航的服务,基本上同等条件下,我都优先选择海航系的航班。所以我在海航的飞行记录超过了99.99%的人。对于海航这两年来的流动性危机、债务纠纷我也挺关注的。尤其是此次的所谓“接管”事件。

很多人都说,海航是让人摸不透的企业集团,从千万起步到万亿资产、曾经的世界500强,这26年来海航的发展和资本运作也让人眼花缭乱,开玩笑的说就是“路子很野”。目前,海航集团旗下有37家上市公司,分为:12家A股上市公司、3家港股上市公司、22家新三板上市公司。我看过之前的报道,“海航系”是中国资本圈领先的派系之一。


曾有一篇后来找不到的媒体报道里这么写的:要了解海航是很困难的。这家企业集团控制着遍布全球的庞大网络,由众多公有和私营公司、子公司和附属公司构成。其中很多都与该公司高管的朋友和家人有业务联系。

根据资料显示,通过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这个实体多层穿透进行控股或者参股的国内公司过千家,并且多有交叉持股的情况,所以十分之复杂。

△ 海航集团的股权架构图

上图仅仅是海航集团有限公司的持股股东情况,我们就发现海航确实神操作。比如:海航集团直接控股股东海南交管控股有限公司(在对外英文披露时名字是:Hainan Traffic Administration Holding Co., Ltd. ),这名字非常的官方,可是实际上跟政府官方没有任何关系。另外的神操作就是,海航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竟然是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当然,这是多年来、变更了多次之后的资本结构。也就是说,事实上“海航集团”这个机构并没有政府什么事。

有政府利益的是“海航控股”(上市公司,600221),也就是经营航空业务的公司了,原名为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其前身是海南省航空公司)。在这个机构里,海南省国资委通过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股权,最终持有海航控股6.38%的股份,国资委属于单一最大比例股东。海航集团在海航控股的持股比例稍小了一点点。(根据天眼查的数据)

那么这次政府组织的联合工作组声称是进驻“海航集团”,可是估计还是得优先处理“海航控股”的日常经营,也就是航空公司板块。总不能航空公司没钱买燃油、没钱退票之类的吧。而相比之下,海航集团的业务板块太多,负债也太多,资本结构又那么复杂,估计会放到后面了。于是像海航旗下被多人追债的“聚宝汇”这样的P2P金融平台,可能处理起来还要相当长的时间……

因为是在海南的缘故吧,我对海航会有些感性认知。早期的海航VI喜欢用蓝色——没记错的话,海航用蓝色应该是一直持续到2013年。下图,我拍摄于2012年12月4日,机翼上的LOGO是老的LOGO。

乍一看上去,以前蓝色时代的海航显得比较青涩,但事实上,海航就没有青涩这一说,一上场就是比较野的。比如说陈峰董事长去华尔街找投资,用不流利但是大胆的英语,拿到了索罗斯的投资(索罗斯的机构是Starstep Limited,至今仍持有海航的股份),没记错的话,这大概是索罗斯在中国唯一的正儿八经投资。而没多少年,青涩的蓝,变成了高级灰+红色系。下图是海航旗下的其他航司logo。这种发展速度和规模,确实不够狠不够野可能是做不到的。

再比如,海航大概是国内罕见的以佛教文化治理企业的。近二十年前我去海南航空的老办公楼,那时的一楼大厅硕大的菩萨雕像让我吓一跳的。从海航提炼的经营理念到海航故事到飞机降落时播放佛教音乐,海航一直在经营它的禅意。并且海航真的很有个性的捐建寺庙比如弘法寺比如西安终南山千年古刹净业寺的禅堂等等……当然还有很多,说多了不好,用那句诛心的话来说,就是缺啥补啥。

当然,我们总能听到许多传说。比如海航的高管们对旗下公司的老总们咆哮:不要跟公司要钱,要学会跟银行要钱。是的,海航以狂野的资本腾挪为荣。比如海航内部鼓励拖欠供货方款项(这个我经历过,跟海航要货款十分的难)。比如游离于海航外围、利用海航赚钱也帮助海航快速发展的某些人。比如谁谁犯错了被责罚到寺庙学习几个月再下山等待安排等。甚至于传说,陈峰、王健等高管的秘书被K的各种故事。而所有的一切,听起来都是海航人的狼性、野性。——看上去确实需要佛学来降降温?

海航的“野蛮生长”看上去都顺风顺水的,哪怕就是当年的非典时,由于体量不大所以反而激发其多产业经营。但是海航前几年大肆在境外买买买,也忘了“商业无国界,但商人有祖国”,一切,急转而下。此次的新冠疫情更是深深打击海航的航空板块,从之前每天过亿元的收入下降到几百万收入,打击之大确属惊人。而此次政府牵头的联合工作组进驻,我们看到了政府的决心。且不管会不会是债转股或者以其他金融方式、其他资本手段盘活,但我可以预见的是,海航的余生,估计不能那么野了

毕竟野过了,却步入绝境,灵魂人物的权威性会受打击,也不能那么任性了。

其次,外界环境变了,不能容忍你的狂野。
其三,到了一定地步,求快不如求稳。
总而言之,对于海航而言,如果还有机会,再来一次蜕变吧!

黄循鑫(老痛)2020年3月1日 于  海口·紫贝山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海航的余生,还能那么“野”吗?

打赏

评论

8+2=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