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关“海南梦”:彩头、枕头、床垫

2019年6月2日,美好的儿童节刚过,网上就开始传出暧昧信息,说是海南省废止了禁止赌博、嫖娼、彩票罚款等规定,暗示海南黄和赌要开放了,貌似是海南最大的机会来了,“海南梦”似乎可以实现了!

“海南梦”的提法很早了,很著名的就是1988年、海南建省之前的3月份闯海人李德成在海口三角池某地下室所创作的歌曲《海南梦》

谁不爱自己的家 / 谁愿意浪迹天涯 / 只因为走自己的路 / 只因为种子要发芽 / 创业的一颗雄心 / 伴着椰子树长大 / 海风阵阵吹进胸怀 / 流血流汗一样潇洒

我们做菜 / 我们做饭 / 我们卖衣卖报 / 我们唱歌 我们舞蹈 / 兄弟姐妹亲如一家

啦啦啦啦啦啦 / 啦啦啦啦啦啦

创业的一颗雄心 / 伴着椰子树长大 / 我们誓把自己的生命 / 当作海南岛一样开发

啦啦啦啦啦啦 / 啦啦啦啦啦啦李德成·《海南梦》

很多闯海人的记忆中都有这首歌。李德成作为老闯海人的代表人物之一,我曾经于2008年3月份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20周年纪念活动之际采访过他。他也是在那之后重新灌了这首单曲。歌曲听上去沧桑多于激情,仿佛是海浪留在沙滩上的泡沫了!——只不过从歌词中可以窥见,那时的海南梦大概是自由、创业、团结。

但是随着不久之后到来的“海南大开发”,“海南梦”的关键词就变成了:博彩业(赛马、赌场、非国营彩票)、黄色产业(红灯区)、自由岛(特别关税区),好像离开这几个方面,海南就不够特别了!从当年“国际旅游岛”政策出台前后到这两年的自贸区(港)政策,民间关于这方面的“呼声”一直都在,甚至有些上市公司也借着赛马等噱头进行炒作。

回头看海南历史上最能称为热土的5年:1988-1993年,在原本的工业兴岛、再造香港等等口号之后,却颇为意外的以房地产的巨大泡沫、巨量烂尾楼结束。不过,好歹那个时代造就了海南20多家在主板上市的公司,海口与三亚的城市化、基础建设有了长足进步。这就像是梦想的泡泡破灭之后,好歹留下了点点湿润水分。

从那以后,“海南梦”往往会伪装成各种“××岛”出现,各种概念轮流登场——我不敢说太多,怕被删。而确实,也留下了一些水分养分。虽然当我们环顾四周,海南岛从当年的热土、改革的前沿,已经变得平庸。但幸好有一张美丽的脸庞和傲人的身材,于是得到了房地产大款的宠幸、旅游业界的追捧。但毕竟,海南的发展在全国而言也就是中下等水平,海南梦还没有实现,还得再努力……而不少人认为的捷径就是“彩头”和“枕头”。

我把博彩业称为“彩头”,色情业称为“枕头”,从这次的政府回应可以看到,这两“头”没什么戏。但当有的人在寻找捷径时,有些人在坚持做实实在在的产业,虽然这常被人轻视甚至忽略。能说的太多,因为说的是“梦”嘛,所以举一个睡觉做梦必须的“床垫”产业作为例子。

早在20年前,我就在海南电视台里看到过“海南金盘床垫,内胆保用20年”的广告,并且很震撼的画面是,轧路机压过席梦思式床垫之后,床垫弹簧迅速复原、完好如初!

20年过去了,金盘床垫厂依然健在,跟随潮流在网上可以直接购买或者定制。

△ 海南床垫厂的老大哥“金盘床垫”的网上销售截图。

一个企业正常生产经营20年,想必给政府交了不少税,也在持续提供着就业岗位,对社会也算是有贡献了吧!

当然,中国人喜欢成行成市的做生意,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海口真有不少床垫厂。下面是我看到过的一些。

△ 海口龙华海夜床垫加工厂出品的、看上去是“孙俪”代言的海夜挚萤牌床垫。 黄循鑫拍摄于2013年12月23日 海口。
△ 海南椰马床垫有限公司出品的椰马牌床垫。不是帮他们打广告,是真的挺好。黄循鑫拍摄于2019年3月28日 海口。
△ 海口琼山出产的海雅牌床垫。价格相对低廉些。黄循鑫拍摄于2019年5月18日  海口。

应该还有其他的一些品牌,生产地主要集中于海口,也算是一个小产业了。当然,如果再算上海口的家具厂,家具产业在海口还是有点底子的。我的理解,毕竟海口的人口虽然不多,但是建成区真不小、房子数量也不少,再加上海南的酒店众多,床垫乃至家具产业也算是就近解决了现实需求。

可是这似乎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产业。以至于当我们搜索海南的床垫时,我们的媒体很坦荡的“自爆家丑”。

△ 南海网2015年报道的“黑榜”截屏。

新闻报道嘛,追求真实无可厚非。只是这样冷冰冰的新闻背后,让我感受到的是执法部门、新闻媒体对本地产业的漠然。

首先,这新闻当中,大量的外地企业产品抽检不合格,为什么突出本地品牌?这是媒体人的惯性?黑一下身边的厂商很爽?(该新闻媒体距离床垫厂1公里左右)。

其次,报就报了,后续呢?不值得去跟踪一下改进情况?或许他们给不起广告费,但是后续情况报道还是值得公开一下的嘛。

这是通讯员稿件,可以理解为政府的官方通稿。看着感觉特别别扭。——此处省略若干字,我只是建议:我们的政府主管部门在面对问题时,一定要去治病救人、而不是幸灾乐祸哦!

长三角、珠三角的发展让人眼热。但别忘了那是千千万万的大小民营企业支撑起来的,当我走过这些地方,会发现那几乎是每个乡镇都有特色产业、支柱产业,或许有些产业不太光彩、问题多多。可说难听点,如果没有适当的地方保护主义、现实功利主义,就没有今天的进步。

自从海南岛摆脱了“边疆”的建设尴尬之后,现今自贸区(港)试验区的定位算是最高等级的了。可是产业在哪里?或者说产业服务的能力在哪里、产业的未来在哪里?

在2017年8月21日的“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海南移交的首批群众举报件40件”中可以看到,不管官方是多么希望发展高大上的行业,但是仍然有不少的制造业在发展中,他们的环保问题也较多。可能由于整体的发展状况不好,所以环保投入不足。那么,为这些产业要如何服务呢?还是直接关闭了事?

我给不出答案,就像谭咏麟说不出再见。只能这么说说:实现海南梦,彩头、枕头(乃至由此衍生的“拳头”)这样的意淫估计都不行,但是类似床垫这样产业或许可以期待。

在当年采访李德成时,他说“我对20年的感觉是,我觉得海南应该走这么六条路:一个是要大力的发展旅游观光事业,因为海南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独特的历史文化的沉淀,这些东西都是在大陆其他省和其他区域所没有的,或者说很不相同的。第二,做外向经济和航运港口;第三,农业深加工;第四,发展高科技产业;第五,娱乐文化和体育运动;第六,房地产业和建筑业。”我说,政府规划的路更多。——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旧路新路,一起找路。

此致,向顽强奋斗中的海南各中小企业致敬!

黄循鑫(老痛)

2019年6月11日 于  海口·紫贝山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黄循鑫 | @老痛 | ToonKam » 事关“海南梦”:彩头、枕头、床垫

打赏

评论

6+9=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